PM2.5型打字机

只是一台打字机

【芜茗录】1


——阅读前请注意——

1.没写完,慢慢更。

2.唯一确定主角是女孩子,没有明确的cp,大家可以自由吃(但也不是后宫向)。

3.修真玄幻为主体的世界观,参杂了特殊的妖怪设定,会综合文章和注释解释,用语尽量白话一些通俗易懂。剧情和修真关系不大。

4.不是每个角色都“三观正确”,也不是每个角色的发言都是我的真实想法,大家自由意会即可。

5.如果有什么剧情上的想法(猜剧情,问bug之类的)请务必私信!



    唐家的下人出来点了灯。
    玄琼坐在屋瓦上四处望,窗花对联早已贴好,红灯笼整整齐齐摆在廊下还未挂起,在晚霞中显露出暗紫的色泽。人们的脸色总是看不太清,但声音确实传到了。
    “喂,不要去那边。”
    “淑云姐姐。”那被叫住的丫头回过头,惶惶问,“怎么呢?”
    淑云似乎好脾气地笑着:“四少爷病着。家主吩咐了最近不要靠近,免得晦了喜气。”
    那丫头诺诺应了两声,连忙跑了。
    年关将至,唐府上下金红一片,四少爷院里却是冷冷清清。玄琼正琢磨着找个什么理由闯进去,忽然身边妖气一凝,一个挽着双髻的女童自空中落下,稳稳站住。
    玄琼偏头一眼撞见她萤光流转的美目,连忙别过头去:“是你呀。”
    “是我。”那女童语调庄重,“玄琼,可见着绮少爷了?”
    “唐绮?没有。他向来不是乱跑的人……喔。”她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嘴角轻扬。
    “怎么?”她眨眨眼,语速加快了些。
    玄琼懒洋洋偏偏头,模棱两可地答:“最近他好像常与仙羽观的道姑丫头们比武,兴许又去切磋交流了……吧。”话音未落,妖气迸散,那女童已经消失不见。玄琼心道一声可怕。这小鹿妖侍奉了唐家千年,修为果然了得。
    不知道唐绮是否能承受她的怒火?玄琼不禁莞尔,心情大好之下足尖轻点,人已站在那扇灰暗紧闭的院门前,抬脚就踹。
    不一会儿一个小丫头颤巍巍把门开了一条小缝,小小声说:“我…我们少爷说了,初五前不接客……”便想关门。可早有人伸手拽住门沿往反方向扯。玄琼冷哼一声道:“放屁,什么初五初六的。饿了找点吃的还要先翻黄历呐?快让我进去!”
    小丫环想关门,可哪里拗得过玄琼,一时间汗涔涔,似乎要哭出来了:“玄琼小姐,您……”
    “青萍啊。”里面有人唤道,“拦不住的,放她进来吧。”青萍一分神,玄琼已经扯开门钻进去,一时便没影了。青萍只得怔怔看了一阵,随后关紧院门,小碎步回去做事了。
    唐闻天坐在床边,正把玩手中一柄折扇。这扇看着普通,实际上的确也非精材所做,不过是极朴素的扇骨,只是隐隐有几处不甚明显的血斑,扇面上也是一片空白,既无字画,也没有染色。他却轻抚着扇骨的一处裂痕出神,神情一如既往地是温柔。蓦地,他拢手把扇折起,轻轻摆在一旁,抬头便笑:
    “饿了?桌上有点心,先垫垫肚子吧。还想吃什么?请柳姨给你做点吃。”
    玄琼正阔步闯进来,瞥一眼搁在床上的折扇。闻言哦了一声,大大方方在桌边坐下,囫囵把精致的糕点塞进嘴里:“随便。我声音这么大么,你里面都听得见。”
    “唔。”唐闻天不置可否,沉默片刻忽然抬头,“你见过怀怡了?”
    玄琼道:“她刚来找我问唐绮来着。”语毕忍不住把衣袖凑在鼻尖闻了闻。
    “哦。”唐闻天支着脑袋看她,笑意再次蔓延。
    “你怎么狗似的什么都闻得见?还总是问这问那,跟当妈似的。”
    唐闻天摸摸鼻子,转移话题道:“那唐绮人呢?他不是不说一声就消失的人。”
    玄琼便道:“我哪里知道?不过我骗她说唐绮他…与道姑姐姐们有点牵扯,怀怡一听就跑了。”
    唐闻天忍不住笑出声,隔一会儿才道:“你可真会玩儿,回头咱们绮二少爷恼了要来揍人,我可不救你。”
    玄琼不以为然地挑挑眉,伸手去抓吃的:“怎么?唐绮什么时候打过我?我又没有契约的妖怪护着,他不会用他家的小妖怪的。”
    不知道是哪句话,忽然让唐闻天的笑容蒙了霜,一旁站着的柳姨局促地搓着衣角。玄琼却只顾着把手里的吃进去,再腾出手来拿下一个。
    唐闻天这才舒缓了神情:“慢慢吃,又没人跟你抢。”
    “唔唔。”玄琼鼓着腮帮子应声,也不知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唐闻天把手从下巴上放下来,向后一倚顺手抄起折扇展开,摆出是一副自在放松的姿态,眯着眼睛看她。
    “看了十年了还看不够么。”玄琼随手甩去一只小馒头,唐闻天低眉不答,只是笑,看也不看便抬手接住,撕开放一小瓣在嘴里。
    “是九年。”片刻他淡声纠正。
    “是吗?记不到了。”
    唐闻天道:“你要是记得,我反而感到吃惊。”
    玄琼不以为意:“记得又怎样,数字能给我们的关系带来什么变化吗?”
    不能吗。他在心里问她。
    “……罢了。你今后有什么安排?我听说他们要把你送去青沼。”
    “是这样安排的。”
    “那你呢?”
    “我什么?我有什么打算?”玄琼扭过头去看他,扯出一个礼节性的笑,“唐四公子与我相识九年,可见我有做主的权利了?”
    唐闻天一眼对上她清冷如秋水般的明眸,一颗心渐渐沉下去冷下去。她的眼睛不会说话。
    “可你……”
    “好啦,我已经够任性了。”玄琼说,“不过…哼……我知道他们想怎样。我不会死的,我还没活够呢。”他总算看见她的眼里染了一丝笑意。
    “明白了。“他淡淡道,“你万事小心……过年在家…玩得开心点。”
    玄琼说:“是是。”
    唐家的年宴果然是热闹无比。
    依然是惯例的成人少年分桌。唐绮不是主家的人,座次却很靠前,家主说:“唐冬不在,唐绮也是排行老二的,且顶他的座吧。”便这样安排了。玄琼仍是坐在中间,一侧是主家的子弟,一侧是分家前来的少年,这两类人并不经常互相说话,玄琼倒也乐得清净,只是盯着唐绮座前切成薄片的烤鸭好不羡慕。
    唐绮瞥了她两眼,忍不住开口问:“玄琼,想吃鸭么?”
    “想!”
    “那么。”他伸手把盘子托起来,幽幽道,“我且问你……”
    “是我是我!”玄琼迫不及待。
    上座一众子弟忍俊不禁,唐绮托着盘子的手有些颤抖,似乎是强忍住了才没把盘子丢她脸上。唐绮与玄琼同岁,是自小同她一起玩闹的,深谙她的性子,只得无奈道:“你闲的发慌,也别来编派我呀。”
    “是怀怡太好骗了,我还没解释清楚她就跑了。”玄琼笑嘻嘻撑着脑袋看他。
    隔壁不知说到了什么喜事,一众人一起叫起好来,一时间少年人这一桌气氛有些尴尬。
    上座的唐禹轻咳一声,用酒盏敲敲桌子,对唐绮说:“把鸭子给她吃吧,我见她眼睛里都要掉口水了。”
    唐家子弟闻言笑作一团,唐绮从善如流将烤鸭递过去,唐禹转向玄琼,道:“丫头,到外面可不能这样淘气了。”
    “好啊。”玄琼状似漫不经心,接过菜盘把鸭肉扒拉到自己碗里,不着痕迹地扫过唐禹温和地微笑的面庞,“若是我犯了事儿,还请唐大哥替我向长辈求情了。”
    唐禹神色微变:“你想犯什么事呢。”却不像是问话。
    玄琼笑而不语,偏头看主桌上家主唐青身边的女人,她像是注意到了似的看向玄琼,抿嘴一笑。玄琼冲她摆摆手。

    焰火窜天,把墨色的夜幕划开绚丽的切口。在这样一个可以理直气壮地通宵把酒言欢的节日,再冰冷的脸上也该绽开笑容了。玄琼坐在房前有些冰凉的石阶上看着远处的烟花,身后房里的东西已经全部被收纳在储玉的空间里,忽然她似乎下定了决心,飞也似的踏出小院门外。
    “玄琼?”
    “何事。”玄琼循声望去,是青萍。
    “四少爷琢磨着您今晚就要走,吩咐我来送点吃的。”她一边说一边把手中一捧黑布包裹递出来。
    “哦。”她一把捞过那只小包继续走,“替我谢他。”
    她忽然想起什么,边走边回头道:“叫他保重!”
    院墙边阴影处有人一展折扇,掩住自己的浅笑。


一·一位公子
    他被冬日难得的暖阳熏得有些犯困,余光便掠过一个玄青色的少女,武者模样。他眼前一亮,饶有兴趣地看过去。她瞥他一眼,大大方方跨进店里:“店家,一间房。”
    “哎!”小二殷勤地走上前,“您是要上房……”
    “随意,不挑。”她打断小二。
    小二点头哈腰着说:“那便住上房吧,我领您去。”带着她上了楼。
    他眯着眼勾勾手指头,向身后银发的男子嘱咐了些什么,然后朗声道:“小二,看茶。”

    玄琼手指勾着小玉环挂坠磨磨蹭蹭从客栈楼上下来,一边望着挂在一楼一侧写有招牌菜式的木牌思考要吃什么,忽然感觉到一注目光。她拧拧眉不想理,却发现没座了。
    “姑娘不妨共坐?”目光的主人说道。声音很轻,但实在有力,抓人得紧。玄琼忍不住心中一动,仔细看他一眼。那人皮肤白皙,眉色目色却是深黑,似是墨笔勾的。尽管礼貌地微笑着,却丝毫不见轻佻,丰神俊朗,风度翩翩。
    “不必了,多谢公子。”玄琼目光在他身上停留片刻,微微躬身施礼,随即回身上楼,“小二,备点酒菜送房里吧。”小二连连应声:“好嘞,客官吃些什么?”
    那人见玄琼眼神不再停留在他身上,立刻收回了笑容,一双黑的泛着紫光的眼跟着她的动作漂移。不久银发的男人从不知名的地方走出来,附身道:“枫少………”
    他听后挑挑眉:“有意思。退下吧,天尘。”
    天尘抬眼看了看他,应了一声退下去。

    玄琼打开门,床头柜上坐着一位新客。
    那是一只通体墨色的狐狸。相比较小的身子,盘在身前尾巴显得异常得大,它用前爪挠挠耳朵,抬头朝着玄琼的方向。它的毛色实在太黑,甚至让她看不出它是否睁着眼。
    “你好。”玄琼眨眨眼,关上房门。
    小黑狐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动了动尾巴。
    玄琼当然不期待它有何回应,拥有灵识修炼成精,并不是每只动物都能享受的幸运。她幼时的住所深隐在山中,所见黑狐也无一例外是普通的动物。玄琼被勾起了封尘已久的回忆,不由得开心起来,便走去打开床上的包裹,摸出一块米糕摆在它面前。
    小黑狐大吃一惊,跳起来缩到离玄琼较远的一侧角落里,在她和米糕之间来回看了好几遍,迟疑着用爪子拍拍米糕,接着保持着按住的姿势把身子挪到米糕身边,用鼻尖蹭了蹭,随后直起身子来看看她。
    玄琼对它眨眨眼。
    小黑狐转转耳朵,低头咬了一小口。玄琼看着它蹭地亮起来的眼睛暗自好笑。
    小黑狐麻利地啃完米糕,钻到床下去了。玄琼也不管它,倚着窗站了一会儿,小二便来送进酒菜。
    “客官。”他殷勤地笑着,“楼下的公子让我给您加了点菜,帐算在他头上。”
    玄琼翻了翻眼:“酒留下,菜倒掉吧,老子不稀罕。”
    小二应了一声,似乎十分习惯这种情况,摆下酒杯便离开了。玄琼提壶倒了点,琥珀色的酒汁映着日光。她持杯抿了一口,发觉并不是好酒,凑合闷了几口便腻了。于是握着空杯一头倒在床上,木板一声不满的脆响。
    玄琼扫了一眼没关好的门,没动。
    门外站着是那位公子,见她发觉,也不觉尴尬,抬手敲了敲门。
    “干嘛。”
    “我叫苍枫。”语毕不着痕迹地看她一眼,她的眼睛正紧紧追着他,神色丝毫没有变化。
    没有反应让苍枫有些气馁,他收回眼神,掠过她散在床上的长发和胸前用于固定衣服的玉饰。玄琼脚上蹬着靴,却不好好穿上,偏把靴筒翻折下来,让靴子与淡青色裤装之间露出一小截白皙的腿。由于习武,她的腿型非常好看,很难让人不浮想联翩。
    但他似乎不是那类人。
    玄琼捏着杯子等了一会儿,闭了会眼甚至差点小憩一下,证实了此人十分执着后,爬起来盘坐在床上:“有事?”
    他闻言身子侧倾倚在门框,懒洋洋地看她,似乎在等。
    她说:“无事殷勤非奸即盗,我才不会随便向人报告我的名字——谁知道你用的是不是真名呢。”
    苍枫说:“好吧,玄琼小姐。”
    玄琼心一惊,眼睛里闪过一丝动摇。苍枫居高临下自然不会错过,不觉勾了一下嘴角,慢条斯理地继续道:“明白吗?处于劣势的是你。”
    “不明白。”玄琼闷闷地答。
    苍枫挑挑眉似乎有些不耐烦,深吸一口气提高了音量:“我以为玄小姐是聪明人——难道唐家会希望公开你的存在吗?”
    “唐家跟我有什么关系?”玄琼惊讶道。
    苍枫顿了一下,慢慢说:“别装傻了。”
    玄琼笑了:“苍公子,本小姐犯过的事多得数不清,你不把话说明白了,我还真不知道你在讲哪件事。”
    苍枫脸色阴沉下来:“少来试探我。我只告诉你,此事暴露了对谁都没好处——特别是你。不想这么早就死的话,还是听我的话为好。”
    玄琼见他语气笃定,便知混不过去,琢磨一番后,装作无奈道:“好吧,不过我这边也有自己的安排……”
    “无妨。”苍枫满意地点点头,“我也不想带着女人跑来跑去。有事我自然会与你联络。”语毕关门走人。
    站在走道另一边的天尘连忙跟上:“她也要去青沼……若是与她太过密切,确实会被唐家的人发觉。”
    “你是在夸我英明了?”苍枫冷笑,“还是你对我的话十分不满?”
    天尘淡淡道:“不过是说说我的理解。”
    玄琼坐在床上沉默半晌,倒下去睡了。
    “算了,晚上还要赶路呢。”
    小黑狐从床下悄悄爬出来,轻手轻脚跳上床头柜,前爪拨弄了一下包裹,偏头看了半晌,从里面扒拉出一块梅花糕,嗅嗅碰碰着吃掉了。吃完它意犹未尽地舔舔嘴,盯着布包的眼睛里闪烁出一丝绿光。
    玄琼醒来时天还没黑透,她是被“咚”的一声响吵醒的。她一向对细微的变化十分敏感,这声“巨响”当然也瞬间牵动了她所有的神经,她几乎是立刻翻身下床,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看过去。
    是她的包裹。
    还有一只头被困在里面出不来,正张牙舞爪地打滚儿的小黑狐。
    玄琼长舒一口气,伸手把小黑狐解救出来:“偷吃我的东西?遭报应了吧,小黑。”
    小黑狐不满地叫了一声。
    玄琼忽然间心情大好,揉揉它的头把它丢在床上,小黑狐灵巧地落地转身,尾巴旋转出好看的弧线。
    “时间差不多了。”她像是对小黑狐说,“我要走了。”就在这时她注意到楼外的声音。
    “……不是去青沼吗?”
    “当然去,但我要先绕路去另一个地方。”是苍枫的声音。
    “九幽吗…您现在回去,怕是有点不……”
    “不妥?呵,我连回去都不行了?”苍枫打断他,“快去准备,明天清晨便出发。”
    “这……”
    声音越来越小,但玄琼也没兴趣知道别的故事,光是九幽这个名词就让她收获颇丰。九幽是尹都的宗门,也算是名门了,近来与皇室结好,现任宗主更是将自己的女儿送去当了皇妃。而皇室对唐家可谓是积怨已久,想巴结皇族顺便打压唐家,她一定是个绝佳的棋子。
    是吗?暮色渐垂,玄琼轻装骑马在小路上狂奔,灰暗的空气中她一双浅色的眼睛显得格外的明亮。冬天的冷风和晚间的寒气灌进她的衣袖掠过她的脚踝,她却觉得热得很,简直想把外衣也脱掉才好。
    天晴得很。

评论(3)
热度(4)

© PM2.5型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