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型打字机

只是一台打字机

【芜茗录】8

八·一枚丹药
    唐闻天隐隐听见门外有人走动的声音,碟碗轻轻蹭在木板上的声音。碗摔在地上碎了的声音。
    他蹙起眉,慢慢睁开眼。他的身边坐了一个女人。
    “你醒了。”她轻声说,“下人太不小心,吵着你了。”
    “环鳞。”唐闻天平静地打招呼。
    环鳞笑笑:“好些了?”
    唐闻天顿一顿,方道:“没什么的。习惯了。”
    环鳞道:“我知道你不满我们把玄琼送出去,只是…只是现在这个情况,皇室对我们的态度越来越难以……”
    “我知道。”唐闻天打断她,冷笑道,“你拿不准他们的意思,还会做把人弄出去这样大胆的事?我倒觉得这是家主他们的意思。”
    “我……”
    “其实无所谓。”唐闻天说,“她原也是想出去的。”
    环鳞听后半句语调忽然轻柔至极,不禁皱眉,却始终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唐闻天。他的眉峰鼻尖乃至唇角,都是极尽了温柔,那抹笑容似乎是长在脸上的,没有丝毫的动摇,与多年以前那个与他血脉相通的人,再没有一丝相似之处。
    唐闻天垂眼瞥见她怀里的红木盒子,淡声道:“有劳家主费心了。”
    环鳞:“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可是唐家的少主,家主还不该多在意么?”
    唐闻天不置可否,垂眸笑起来:“哦,那确是我食言了,环姐切莫怪罪。”便双手递出将盒子接过。那木盒上暗纹雕花,透出一股子贵气来,锁扣反射着奇异的光,是结界的痕迹。唐闻天心中疑惑,面色却平静如常,指尖微动解开了结界,轻轻将盖子掀开,露出被轻丝绸子捧在中心的紫丹,周围的空间竟隐隐在扭曲。
    可见这丹药品级极高,已经可以撼动周遭灵气了。
    “这丹药在市面上可遇不可求,家主大人费心与否我不知道,环姐当真是好手段。”他轻叹一声。
    环鳞难以辩驳,只好说:“倒也没有。不过是我一位隐世多年的旧友随手赠的,我听她的描述,似乎正好能压制你这旧疾,便送来了。”
    唐闻天偏偏头,有些好奇她口中之人,却难以开口,只好不咸不淡地说了句:“哦?的确是从未听闻还有精通药理的妖怪呢。”似乎是随口说的,目光淡淡地落在她身上。这女妖披着长发,一双金色的蛇瞳被柔软的日光化开,她分明长着一张美艳的脸,看起来却只像个温和的长辈。
    她笑笑,避开了他的视线:“那丫头脾气古怪,说来,也确实是我见过唯一一个捣鼓药物的妖修了。当年修炼稀松平常,也不知是怎么活下来的。”
    唐闻天问:“妖怪不是不会自然死亡吗?”
    环鳞道:“哦…妖怪么,互相厮杀也是常有的。”
    唐闻天:“原来如此。”他伸手把盒盖关上,继续道:“那么,随手送高阶丹药,也是拜‘脾气古怪’所赐了?”
    “我不知道……不过我想,对她来说这还算不上高阶吧。”
    唐闻天观察着她的神色,许久后才说:“晚辈不知轻重,多问了几句,还请环姐不要介怀。”是送客的语气。
    环鳞:“无妨。”便告辞回去了。
    这时从外面磨磨蹭蹭走进一人,几步一回头,好像是在确认环鳞是否走了的样子。那人青年模样,着白色外袍,腰间配着一长一短两把刀,上刻梅花纹样。遥遥走来,带来一缕清香。进门后客客气气地喊了声:“四少爷。”
    唐闻天失笑:“梅庄。你这样不喜欢她么。”
    梅庄摸摸鼻子,尴尬地说:“不,不是不喜欢。是…有点怕。”
    唐闻天奇道:“我还没见过承认自己怕女人的男人呢。”语气松快,与刚刚截然不同。
    “她是修为有三万年的大妖怪,我活得还没她修炼时间长呢,说不怕是不可能的。”梅庄道,“我刚修成元神,她就已经名满天下了。”
    “哦?那你与她可有一战之力?”
    别人说出口兴许是嘲讽,梅庄却知道自家的少爷是纯粹好奇。他想了想,坦诚道:“至多不过百招。”
    “唔。”唐闻天听得不是很明白,含糊应了一声,“那你可曾听说过她的故友?或是擅长药理的妖怪。”
    梅庄思考片刻:“恕我孤陋寡闻……我甚至不知道那位大人竟然还有朋友。”
    唐闻天:“万妖之首没有朋友?恩,也不是不能理解吧,她用‘旧友’称呼那位,倒更让我好奇了。”
    妖首?梅庄嘴角轻扬,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唐闻天不解地看着他。他愣了愣,慢吞吞补充道:“……环鳞大人与锦弦大人是旧识。”
    唐闻天点点头,心道:是人看得出来。不知怎么的,他见环鳞方才说话的神态,并不觉得她与所谓的旧友关系多好。也许是有求于她?那又会是什么事呢。他不相信所谓的巧合,忍不住往下想了许多。
    环鳞辞别了唐闻天,也不回禀家主,赤着脚悠然在雪上走。天那么冷,她却只穿着单衣,可见她修为之深了。门人见到她,纷纷恭敬地行礼。
    四方魔君即将破封,尧都的各家名门却都不甚上心,有的只派了小辈去处理,有的甚至不管不问。她心里清楚,他们是想趁这个时机,将自己势力的位置洗牌。家主唐青点了唐冬前去,大概也是同样的想法。饶是她知道不该这样儿戏,也难以改变什么了。
    “环鳞大人?”
    她转身,向那位高挑的少年点点头:“怀远。”
    怀远拱手道:“大人可是有心事?……之前大人吩咐的事情,我私下里查了,却没有什么头绪。”
    环鳞一愣:“东方妖怪异动的原因也未能查明?”
    “原因已经查出了,是接连有妖怪误入妖君的封印点,被吞噬后封印松动。妖君的妖气泄露,导致妖怪行为异常。”
    “妖君…哦,是血骸么,那再加固封印不就好了,还有什么没有头绪的?”世家大族甚至都懒得动那封印,就算放着不动,也无可厚非。
    “正是加固封印这层。”怀远恭敬地说,“等我去时,异动已经…被平定了。连封印都完好如初。若不是我查了许久,可能连原因都不能理清。”
    环鳞皱眉不语。
    怀远继续道:“我…也去问了问,秦家甚至都不知道这事,至于皇室…郡王殿下说,妖怪异动该由妖首负责,他懒得管。”
    环鳞:“恩,说的也是。那也许是附近的妖怪帮忙处理的吧,不是什么大事。辛苦你了,怀远。”
    怀远道了声不敢,便退下了。
    环鳞眉头越拧越紧。四方魔君的封印之法极其特殊,按理是不该为外人所知的。但如果哪个家族泄露出去……
    “胆子可真肥呀。”她冷哼一声,负手出了院门。

评论
热度(3)

© PM2.5型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