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型打字机

只是一台打字机

【胡写】祥瑞所在,玉兔达通·二

二·不足
    送走袁子煜,秋茗继续啃团子。冉云有些无奈:“说那么无情,真不像医者所为。”
    “别这么说。”秋茗起身去倒水喝,“我要是说什么包治包好,才算不负责任——而且,我确实对他们的命不是很关心。我离家的时候跟父母说过,这辈子就做一个有钱治病没钱不理的坏人了。”
    “那你何苦劳神去救他们?”
    “因为,”秋茗顿一顿,“他们想活下去呀。”
    冉云端详一阵这个常常语出惊人的丫头,柳眉杏眼目送秋波,怎么也不像是个薄情的人,可偏偏对世事毫不在乎。
    “你不妨去出家……”冉云捻须笑起来。
    “不干,我要吃肉。”秋茗摇头去看几个伤员的伤情,“对了老爷子,那个翟渊,脸皮子倒是挺漂亮,你多照看着点呗。”
    “怎么能以貌取人呢。”
    “他又不和我说话,又不和我共事,我不看脸我看什么?”秋茗扫一眼翟渊的身体,“难道我该看……”
    “咳。”冉云忙止住她,“小丫头学什么不好,学那些市井里瞎混的下流胚子。”
    秋茗笑,麻利地换药包扎,忽听得远处咚咚咚响个不停。
    “战鼓么。”冉云看看天色,“这个时候打起来,真是奇怪。”随即示意秋茗去检查药品的库存,秋茗开了几个平时常用的屉子,还未查看,眉头先皱:“等一下老爷子,那边要是真打起来,关我们什么事?”
    “且不说袁帅本来就认得这里,被伤的平民百姓也都没地方疗伤……不来这里还要去哪儿?”冉云敲敲秋茗的脑袋,“茗丫头,你既已经开了医馆,就不能做有悖医馆原则的事啊。”
    “喔。”秋茗寻思片刻,奔去里屋取了两个空桶,“我去去就回。”

    说到水,其实医馆院子里也挖了一口井,但论药力,泉水自然是远胜过井水,秋茗把水提将提将,摇摇晃晃往山下去,山里向来寂静,只听得小鸟无忧无虑地唱。秋茗细细听了一阵,忽然听到一阵断断续续的喘息。
    秋茗犹豫一阵,搁下水桶去寻声,看了半天,才看到有人被藏在崖底的木丛和石堆里,显然是从崖上摔下来的,刀伤箭伤都被血掩了。胳膊上横七竖八印着几道深深的刀痕,手里却攒着什么东西,可能是为了护这个东西还被乱刀砍了。她伸手去试,所幸只是失去意识,胸脯艰难地起伏着,不断有血从指尖渗下来。还好自己随身带着针,不然再晚一些,这个人怕是真没救了。
    “我针术很烂的,你忍着点吧。”秋茗撤身到水桶边抄水洗了洗银针,喃喃道。

    冉云从里屋取来一捆新的纱布,看着医馆的大堂直皱眉。这会子又有两三个人被抬进来,都是平民,闭着眼喊疼。照这样算,储备的药草不足不说,人手也要不够了。秋家作为医师的名堂再响,自己身为医者的经验再丰厚,也不能一下子分成好几个吧。秋茗这个丫头也是的,提个水都能——刚想着,秋茗光着膀子就跑进来了。
    “老爷子,我在后面捡了个人。”
    “那人呢?”冉云往往她身后,又看看她空着的手,“水呢?”
    “不是,那个人好像是从崖上摔下来的,应该还断了几根骨头,我动不了。”
    冉云点头:“那你先带药去处理一下,等会儿翟将军的士兵过来,喊他们来帮个忙就好。”
    “不行。”秋茗有些紧张。
    “又怎么了。”
    “这个人……哎呀,你就说,一个普通人会浑身是伤从崖上摔下来吗?”
    冉云了然,寻思一阵,问了地点,便去到新来的伤员处,与带他们进来的几个汉子谈了一阵,几人便撸了袖子随他去了。

    大堂里边呻吟声,议论声,啐骂声不断,嘈杂得很。烽火滚了两三天了,也没听有什么有关战事的消息。无名的小卒,无名的百姓,恰巧被困着的商贾,都在医馆里乖乖坐着敷药。
    但这和秋茗没什么关系,上药这种事情冉云一个人绰绰有余。她乐得做个闲人,挤在人群里听他们讲外头的事情。但过不多久,这些人拿了药,与了银子,道了谢,便又走了,只留下几个还坐在里边稍歇歇脚。翟渊也巧在这时转醒,她便上前去问问状况。袁子煜在一旁对她微微躬身,算是行礼了。
    “姑娘,你看我这个伤什么时候能好?”翟渊看到她走来,忙问道。
    秋茗看了一阵,随口扯道:“恩,我瞅着你这辈子也别再提刀了,对肾不好。”
    “你说什么?”翟渊却是个老实的人,闻言立刻变了脸色,“那…那我……还不……”
    袁子煜却见秋茗的脸色也冷下来,刚想说些什么,秋茗先问:“你是不是觉得你真是废了?我肏,老子堂堂一个八尺男儿,竟然连刀都提不起来了,我还不如死了算了——你刚才是不是想这么说的?”
    冉云在一边暗叫不好,忙走过来。翟渊抬头看看秋茗的脸色,带着羞愧讷讷地回答:“……是。”
    “是你大爷!”秋茗抄起银针就要扎,“老娘我跟你萍水之缘,夙兴夜寐辛辛苦苦把你从阎王爷那边扯回来,你却说你死了算了?!”冉云伸手去按她,她又扭开他的手骂道:“老爷子你放开!我今天不把这个狗娘养的东西扎死,我就不开医馆了!走人!老娘我现在就滚蛋!”翟渊吓得往后一呛,咳嗽不止。
    “你自己拿别人开心在先,还不给别人说话,任性也要适可而止吧。”冉云按按太阳穴,示意袁子煜拦住秋茗。这个丫头从小娇惯着长大,不合她心意的事她都忍不了,这两年也闹出过不少风波,要是没有他,恐怕早就因为杀人罪被衙里捉起来了,更别提什么开医馆。
     秋茗眯着眼睛不说话。开玩笑是她错了又怎样,救一个随随便便就能不想活的人和浪费自己的生命有什么区别?但袁子煜好歹是个大帅,她挣扎了一会儿也没能扎到人,赌气摔了针回房里去了。
    “袁帅,翟将军,见谅。”冉云略带歉意地笑笑,“小姑娘没见过世面,不懂事。别跟她一般见识。”虽然她说的也不无道理。
     不过这句话冉云必不会说出来,只是略表示了歉意,转身又去忙别的去了。

——————————

打水捡男主这种便宜事情肯定是标准展开啦
之前忘了说了。本篇以女主性格(人生观)变化为主线,顺便解决一下历史遗留问题,最后才偷偷写点感情线
一定让你深深领悟到 铺垫长发展快,爱情来得突然好像闪电战,你们开心就好我根本不懂真爱 这句话的精髓
以上,祝大家吐槽愉快

评论
热度(2)

© PM2.5型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