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型打字机

只是一台打字机

【胡写】祥瑞所在,玉兔达通·六

六·神仙妹妹给我打杂
    祁卿元说的半句不假。
    佘兰君不仅没动医馆,还亲自来了一趟。这个男人剑眉飞扬,不像是所过之处腥风血雨的冷血名将,倒像是个行侠仗义的剑士。
    而且这个人,好像对秋茗很有好感。
    “秋大小姐,你就来咱们这吧。”佘兰君嘻皮笑脸,“你看看左地,哪里好了,你待了那么久还不知道吗?”
    秋茗抬脚就想踹他。
    佘兰君在秋茗身边蹦蹦跳跳,完全不像一个叱咤风云的名将。大家一门心思头疼这个小混蛋,完全没有看到一个女孩子轻轻闪进来,黛眉玉目,脖颈处绘一株朱砂大牡丹。佘兰君一眼瞥到,刚想再多看几眼,已经被秋茗连蹬带推弄出了门。
    秋茗回头,恰见那女孩轻轻一笑。
    不笑不要紧,一笑却似春风拂柳。她眉眼都生得灵动,本就顾盼生情,笑起来身子也波浪似地摇曳,秋茗只觉得自己身子骨都酥了,夹着腿蹲下来,随即脸腾地红了。
    “姐姐,我想……”那少女开口,声音也娇滴滴有如灌了蜜。
    “留宿是吗,留吧留吧留吧,别待太久,影响生意。”秋茗捂着脸嚷嚷。
    “不是的。”她眨眨眼睛解释道,“我叫小萍,想在这里找个地方安身。”
    秋茗猛地站了起来。
    虽然小萍言语之间有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但事关医馆收益,秋茗这种自诩只看得到利益关系的人绝不可能轻易答应。
    “你之前做什么的?”
     “我……”小萍含蓄地比划了一下,秋茗会意:“哦,给有钱人解闷的。”小萍听到嗤的一下笑起来,随即点头。
    秋茗不觉得她在扯谎,一颦一笑勾人欲火,说不是为人民服务的,她还不信了。
     “那,你会做什么?咱们这可养不起闲人。”
    小萍点点头:“女红,写字,我都做得来的。服侍病人我不常做,但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学。”
    秋茗考虑再三,点点头:“也行,你就在那边抄方子吧,不过没工钱,只管住宿和三餐。”
    小萍大喜过望,连连答应。

    小萍便在医馆里住下来。她的活也不多,因为这里的人大多不需要方子。她偶尔坐在小桌边看看病人,有什么事情告知一句。
    但她偶尔也会有点不满。
    秋茗说“咱们这养不起闲人”,但分明就有一个大闲人。
    祁卿元最常干的事情就是发呆,然后是被秋茗骂,最次是回屋。每次佘兰君过来,他都会提前回去。
     本来,袁子煜也好佘兰君也好,来医馆的频率都很普通,但最近佘兰君几乎是天天来,恨不得在这里生根,所以祁卿元躲起来的次数也多了。小萍感觉有些奇怪,但秋茗根本没有在意过他。
    忽然,她发现最近这个佘大将军好像在缠着她。
    秋茗也明白了,笑吟吟让小萍抄几个方子。
    小萍乖乖拿出纸笔写起来,鬓角随动作飞舞,美目藏笑,纤手灵动。佘兰君吞吞口水。倾国倾城,不过如此。他一早就忘了要拉秋茗和冉云到林国的目的,一心一意扑在这个小美人身上。虽然秋茗已经告诉他她的身份,但佘兰君并不是拘泥身份的人。他臭名昭著,早已放淡世人的言语。

    秋茗乐颠了。
    她稍稍在佘兰君面前说了两句,觉得人手其实够,用不着小萍。第二天他就提了一只芦花大母鸡上来。
    久违的开荤!秋茗看着母鸡舔舔唇,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英明了。冉云一向知道她的脾性,虽然不满,但又懒得多说。佘兰君就趁机和小萍套近乎,小萍觉得心烦,起身进屋了。佘兰君一个人又蹦蹦跳跳半天,见天色不太对,也灰溜溜走了。秋茗看着眼前那只鸡,开始思考怎样的吃法最划算。
    小萍忽地从房里出来,脸色有些白。
    “不好了。”她说,“那个谁吐了。”
    “吐就吐呗。”秋茗耸耸肩不以为意,推门进去,也傻了眼了。
    祁卿元蹲在角落里,指间地上一片血红。
    “喂喂喂你怎么啦?”秋茗忙跑过去摸他,“你有没有好好吃药啊?”
    答案当然是没有。冉云抽不开身,小萍不会,她自己又懒得弄。秋茗想想觉得不对,他身上没有什么能让他吐血吐成这样的伤啊,便去摸他的脉。祁卿元在她手底下那么久,她自恃高明,还从没有给他诊过脉。
    不摸不要紧,一摸,秋茗的脸色更糟。
    “你……到底是什么人?”她颤声问。
    祁卿元只觉得疼得耳朵都在轰鸣,抬眼看看秋茗想说自己没事,但喉里塞满了铁锈味的液体,根本开不了口。秋茗看着他,蓦地一阵天雷直倾而下,伴着一串咆哮似的巨响,银光耀进整个小屋。随即便是大雨的咆哮声。
    试过脉后,结论非常清晰,既然新伤没有可以伤及如此的,那便是旧伤了,因为变天,加上自己用的药又过烈,一时发作,才吐了血。秋茗恨自己未曾仔细察过他的伤情,咬着牙令小萍扶他去床上歇着,自己回身去整理床铺。
    为什么会有旧伤?她觉得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但下意识地屏蔽掉那个可能。她拍拍枕头,觉得有点斜,伸手往枕底摸去,触手一片冰凉。
    一只雕得精致的玉兔子,竖耳蹲在她的手中,秋茗颤抖着去翻看它的脚底,端端地刻着一个“茗”。
    祁卿元痛苦地闭上眼。

————————
学农回来了,耶。
新进一个角色,喔不,两个
还是要重新提一下,这篇文主要还是讲秋茗宝宝,其他人略微带一带说一说,就连男主的故事都是不得不说了才写了一丢丢的
所以之后如果发现:啊,这个人的故事怎么没讲完;啊,男主的故事怎么写的那么不清不楚
前一个是因为没打算在这写
后一个是我笔力太差

评论
热度(2)

© PM2.5型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