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型打字机

只是一台打字机

【胡写】祥瑞所在,玉兔达通·十二

十二·性和信
    “你抓我干嘛?”她看着佘兰君,似要咬碎一口银牙。
    “不抓你,难道还让你去给左国治人?你以为我不知道……”佘兰君恶狠狠地回头,旋即失声叫道,“怎么是你!”
    她冷笑:“我以为你不知道什么?是你怀疑祁帅在医馆的事,还是你把医馆里活的死的全都想办法弄出去了的事?”
    “你这个女人!”佘兰君惊疑不定,“你到底想怎么样?”
    “这话该我问你!”她揭下脸上一层画皮,露出白皙如玉的脸庞,“我在医馆里好好的,是你抓我来的!”他一时语塞,竟伸手向她的颈上抹了一把,那几朵牡丹却丝毫没被抹花。
“刺的……牡丹…”佘兰君看着它发愣,“小萍,小萍——雪颜黛目,璎珞宝珠——你是岳萍?!”
     小萍抬眼笑起来:“哎哟,这位爷还挺懂道儿的——不错,我确是岳萍,风月楼的头牌之一,璎珞宝珠,是我的心肝儿。”她抚过那朵牡丹,眼中闪过一丝温柔。
    佘兰君听到风月楼这个名字,心里拔凉拔凉的。
    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个烟花之地。然而想进去,就连土豪财主都要削尖了脑袋——非尊不接,非富不应,无权不进,无才不纳。就连王侯将相,想要进去喝杯酒,都要先被考察一番。听说这个楼里,就连打水扫地的小丫头,都是花容月貌。
     这楼里六位头牌,被世人冠以花名,无不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而这六人间,人称璎珞宝珠的小姐年纪最小,风头也最盛,不仅生得好似天女,还天生会使一股子毫无破绽的媚术。传闻不少人为了见她不惜身死。
    这并非虚言。
    风月楼是个盛产小姐优伶的烟柳之地,却同样是个杀手的培育基地!被“关照”的大爷们常常不是死在床上,就是幸福地自杀,当然,刺杀,也是美人们的拿手好戏——不为人知而已。这种事情不混道的人根本不会知道,佘兰君也是偶然才听说的。没想到现在,还错拐了一个头号杀手来!
    “岳萍……!你……”不要过来。不过他没说完,就被小萍用指尖封住了唇。
    她微微解开衣衫,欺身攀到佘兰君的肩上,咬着他的耳垂道:“讨厌……这个姓是楼里冠的,我不喜欢……你就叫我小萍儿嘛。”
    佘兰君听得只觉得心里一酥,便知道已经中了她的媚,脑袋嗡地热了起来,虽然心中知道不该,嘴上却还是乖顺地答应了。
    “将军……”小萍微微发力,把佘兰君按在马车的壁上,“你说,你是不是假装调戏奴家,到处找那个姓祁的?”
    “是……”他挣扎了一会,仍是没脱出媚术
    “讨厌。”小萍俏皮一笑,撕开他的衣衫,用玉手轻触乳尖,“爷,你真坏,奴家对自己的脸蛋儿好自信,你却不为所动,倒让奴家对你感兴趣了……唉哟,这算不算欲擒故纵?”
    佘兰君只觉得下身烧得厉害,心中大骂,身体却已经自动发力把小萍按在车板,去吻她的香肩。
    “爷,”小萍用食指支开他的嘴,“这么着急可不好……这么想要?”
    “要!”他低吼出声。
    小萍欣然解开衣带,佘兰君立刻伸手想环住她,她闪过,又把衣服裹好,咯咯笑道:“给了你,你可要好好听话。把你知道的全说出来,好不好?”
    妈的,你的媚术摆在那边,我有能力反抗你吗?佘兰君强压着欲火盯着她有意无意露出来的肌肤,咬咬牙。但说实话,做了这个女人,死了也不亏。
    小萍笑似银铃乱响,逗了他一会儿,便压上了他的身子:“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不知为何,佘兰君心中狂喜。

    “秋……秋小姐刚刚被抓出去了?”袁子煜好不容易顺了气。
    “没,在里面。”冉云摇头。
    “那刚才……?”
    “哎呀……”秋茗从里屋探出头来,脖子上画着半朵牡丹,“真抓去啦?”便向袁子煜说明了小萍的事。
    袁子煜叹道:“那可苦了那位姑娘了,佘兰君……可是个大人渣。”
    “小萍儿说她可以搞定的,说如果是我的话事情会很麻烦……哦还有别的……但我不能说……”秋茗挠挠头。小萍想利用佘兰君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她怎么敢说?
    “但……这个佘兰君,就这么抓错人了?”
    “小萍儿画的那个脸皮,跟我真的很像啊。”秋茗眨巴眨巴眼睛,“而且当时好像很急,话都没说几句就拐了她跑了——我还担心话多会暴露呢。”
    他皱眉点点头,算是明白了,不一阵子,又有人来禀:“袁帅!祁帅回营了。”
    袁子煜大惊大喜,连忙去问详情,秋茗心中却是一跳,然而不动声色,看着来人等下文。
    “他……伤势如何?”
    来人寻思一下,回道:“这些日子好像有人替他疗伤,所以已经不碍事……不过没有大好,军医先生说了,提刀上阵什么的,还是再过一阵。
    这也在袁子煜的意料之中,便立刻告辞上马,准备回去。临走时低声向冉云道:“老先生,不知道如果祁帅有误,你们医馆收不收?”
    “不是说不碍事吗,能有什么误?”冉云没有正面回答。
    “如果他不上阵,自然无事。”袁子煜声音渐低,“左王,可是亲自来了。”语毕向冉云微微躬身,上马而去。
    报信的人却迟疑一下:“老先生,我们祁帅让我带了封信说放在医馆里,自然有人回去取……您看……”
    “放着吧。”冉云颔首。
    见信使跑了,秋茗连忙冲上去打开。
    “说什么?”
    “说多谢前辈照顾……说他捡回的命,不能用来……报答……他说…到时候那个人一定会阻止他去死,但仍请先生……切莫忘记自己的诺言……”秋茗茫然地看回去。
    “既然他早知道会发生什么,何苦还自找罪受?”冉云愕然。
    秋茗低头继续看下去。字迹很熟悉,但她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上面写道,秋茗,你要保重。
    上面写,我知道你不愿意救我,我不怪你。
    上面写,谢谢你。

评论
热度(3)

© PM2.5型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