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型打字机

只是一台打字机

【胡写】祥瑞所在,玉兔达通·十四

十四·回家
    几位将军站在医馆外包臂站着,翟渊也在列中,不时地看看里面。袁子煜锁着眉,冉云不动声色站着。
     冉云是他的旧识,更算是半个恩人,他虽然着急,却也不能说什么,冉云一向稳重,不知这次是怎么了,他思来想去,觉得可能是他不太喜欢祁卿元,闷了半天,道:“这个孩子也挺不容易的……您老真的不能想想办法吗?”
    “不是说他死了,陛下就会恩赦他们家么。”语毕冉云扫了一眼,一众将士脸色都不太好。
    “这是什么话……!”袁子煜有些着急,“当年他的父辈全被杀绝了,家中大哥在殿前自杀,老二直接撒手云游去了,除了他,就剩下七旬的祁蘅老太君还能管管事了,其他全都是妇孺,祁老太君被气得大病一场,虽然已经康复,但毕竟老迈——总之!如果卿……祁帅在这个节骨眼没了,他们家也要完!”
    大家连忙点头表示同意,但冉云依旧不为所动,只冷笑道:“都五个年头了,他们还有什么完的?只怕都盼着他死了才好让自己安心活下去吧!我可是听说了,祁家的老四也是个天纵之才,处理个家事应该不难吧?”
    袁子煜脸色大变,一半是因为冉云的话太过无情,另一半是因为从门内迈出的人。
    “陛下。”他们纷纷回身跪下。
    左王微微颔首,但并不让他们站起来:“作战不利,嘴巴倒是挺碎。”
    袁子煜明白自己说的话已被听见,忙说了好几个罪该万死。
    左王冷哼一声,却又不理他了,而是转向冉云:“老先生,你真的没有办法?”
    “有。”
    “说来听听。”
    “……交到秋家。”
    冉云微微抬头,看见他的眼睛一亮,随后又冷下来,便补充道:“秋家人素来仗义,不会眼睁睁看着人死在自己面前的,如果您肯去拜托他们,他们肯定也会给您一个交代。”
    “……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他有些艰难地应道。
    “不行——!!!”秋茗尖声尖气地怪叫声从屋里传来。

    事与愿违,秋茗再怎么反对,也不能看着祁卿元在她手里歇菜,边哭边闹连滚带爬地跟着左王的随从把祁卿元送到自己近八年没有回的家。
    冉云说,他要在医馆里,就不参合了。
    秋茗问他,是不是为了让他去秋家才不救人的。冉云看着她近乎扭曲的脸庞,叹息一声,没有回答。
    她蹲在恢宏大气的家门口,愣愣地看地上两只小蚂蚁打架。忽然有一双靴子停在她的眼前,她一怔,抬头时,眼圈更红。
    “……爹…父亲。”她哽咽道。
    秋鸿几乎是一路小跑出来:“大哥!你……不要……”
    秋烨看着眼前这个长高长大了的女孩子,欢欣和愤怒混在心里,想宽慰她几句,却怎么都说不出口。他喘了几下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佯怒道:“你看看你是个什么样子!”
    秋茗咬牙憋住泪:“利欲熏心见死不救!和你们口中的我一模一样!”
    “那你哭什么?”秋烨沉声道,“被说了两句就不做人啦?我何时教过你可以因为私事弃人性命与不顾的?真真是大小姐脾气!”
    秋鸿看看这边看看那边,想劝大哥,这边却是阴云密布,想劝秋茗,那边又是大雨倾盆。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叹道:“几年前的旧帐还翻出来算!好不容易回来了,还是进去坐坐说点好的吧。”便把秋茗扯进门去,秋烨拧着眉跟进去,吩咐下人去给他们大小姐倒杯茶。
    秋茗被拖到房门口时,秋炆正在和家丁吩咐着什么,身边一个小孩亮着眼睛扒在他大腿上,好像想记住他说的话:“……不中用,地稔无效,去拿白茅根来……等等,槐米还有的话也带来吧……”一抬头看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丫头,面露喜色,挥手屏去家丁,上前:“茗丫头。”
    秋茗支支吾吾地不敢看他。
    秋炆微微一笑,去摸她的头:“做得不错,辛苦你了。”
    秋茗一怔,随即便扑到秋炆怀里号啕大哭起来。秋炆便笑着去抚她的背,抬头道:“大哥,你是不是很委屈?”
    “委屈什么?”
    “茗丫头哭起来竟然是往我怀里冲,哈哈哈!”他笑得更欢,“不是我说,大哥你对茗丫头真的太严厉了。”
    “哼……”秋烨别过头去,“老二,你还是去里边看着吧,让她一个人待一会儿。”
    秋炆点头,拍拍她的肩,让她自己走到屋子里去,自己也回身进了他原在的地方。
    蹲在靠近门的一个小角落,秋茗抹着眼泪直打嗝儿,下人早就端了茶水来,但她也没心思喝。秋鸿看着她感到一阵头疼,但秋烨已经发话让她一个人,自己也不好再进去和她谈心,站了一会儿也走了。
    秋炆听隔壁的哭声渐渐小下去,这才冷下脸来:“大哥。”
    “我知道。”
——————————
因为没有皇帝的设定,所以叫陛下应该不为过
左王大大有名字的,只是我,这篇不想说(。
另外在老爹面前,秋茗并不怎么会说脏话

评论
热度(3)

© PM2.5型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