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型打字机

只是一台打字机

【胡写】祥瑞所在,玉兔达通·十五

十五·帮忙
    药室里,秋茗呆呆坐着,煎陈皮。身后全是一排排小方格一样的屉子,直堆叠到天花板,显得她好小好小。一时间果子的香气盖过了药香,秋茗觉得有些享受。
    那个男人怎么样了?她不知道,也没人可问。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在意,左思右想,仍是坐在药室里煎陈皮。
    她想起之前他跟她开玩笑的时候说的芳心暗许。
    她摸出刻了自己名字的小兔,放在手心磨砂。
    他的体温早早的就消失殆尽了。
    “秋茗。”秋鸿在外边喊她,“好了吗?”
    “……就快了。”
    “好,那我去喊你二叔。”
    “等一下。”
    秋鸿回身望她。
    “我错了吗?”她并不看秋鸿,只是盯着小药壶,“我一直觉得,想死的人,就算是救了,依然会去死。
    “但是,他好奇怪。
    “他看人的时候,眼神都是飘的,好像有羡慕,又有难过。有的时候我觉得他是想死的,有的时候我觉得,他并不愿意死,但是又不得不死……我不懂,但他一定是很期待去死的。
    “可是,我没法放下他。不如说,我本可以放弃他,但知道他是谁之后,我就放不下了。”
    秋鸿耐心听着,见她停下,才接道:“因为你认识他,所以才不想他死吗?”
    秋茗摇头:“他死了便解脱了,我为什么不放他去?只要他不在,他的家人,他的友人,他所挂念的一切,都会得到最好的结果。”
    秋鸿想了想,无法反驳。
    “可是!”她蓦地红了眼睛,“可是我不想!他凭什么一定要为了别人去死?!”
    “那他也未必要为了你活着……吧。”
    秋茗张着嘴想了好一会儿,讷讷地回道:“……恩…妈个鸡…好不爽……”
    她悲哀地呆了半晌,起身去装药。她怎么了?她不知道,也没有人可问。递了药,她便缓缓走出去,走到她最最熟悉的五叔的院子里,走到拥含着她一整个童年的小池边。

    当年只顾着玩乐的那辈人,纷纷离了院子,成家的成家,立业的立业。绞了别人护符的五妹妹,已经能成为别人的救命之人了。闹得最凶的二哥,也已经稳重成熟,名声显赫了。她本应该慈爱的父亲变得严厉,做起事来不苟言笑的二叔却对她呵护有加。
    他们都变了,只有自己,幼稚,无知,没有规矩。
    “秋茗。”秋烨拧着眉在她身后喝道,“有空发呆,不如去帮把手。”
    “……我吗?”秋茗指指自己的鼻尖。
    “不说你还能说谁?”秋烨哭笑不得,伸手要去押她,秋茗眼尖闪过,因不敢在父亲面前撒泼,便夹着尾巴逃到秋炆处。那边秋炆正与秋鸿议事,见秋茗不要命地跑进来,便知是大哥的指使,笑道:“哎哟,刚刚还不高兴呢,怎么跑那么快?”秋茗见屋里只有两个好说话的,便吐吐舌头带上门。
    但这里也没什么事给她做,躺着的那个情况已经好转,秋炆便打发她与五弟去大哥那里寻点槐花来,秋鸿自然是没意见,秋茗却嚷道:“我刚从他身边逃出来!又让我去他院子里!”
    秋炆因笑道:“你爹爹现在肯定不在他院里,你只管去。”秋茗便在门边叽歪了一会儿,蹦蹦跳跳出去了。
    祁卿元睁开眼时,看见秋茗推门出去。理解了现状后,不免有些悲哀:他头一次醒来时,她也是摔门而去。他垂眼下去,见枕边小桌斜斜插着一枝红梅。见他的神情又茫然转至平静,又变到错愕,秋炆轻声笑起来。祁卿元这才看出那只是一个木雕的小玩意儿,不免有些尴尬,愣了一阵才想起按礼应先向长辈问安,张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忙撑起身子怯怯地低下头去,秋炆便笑着去扶他躺好:“你别胡闹。“
    候一阵子,秋炆望着窗外,好像漫不经心似地扯道:“你说茗丫头,奇怪不奇怪。她打小不好哭的,当时我最喜欢罚她,她眼睛红都不红一下。也不知是怎么了,在外边跑那么多年,反而喜欢哭哭啼啼的了。”话未说完,却见祁卿元蓦地变了脸色。
    祁卿元只听到他说茗丫头奇怪云云,便翻眼看他,正欲细听,忽然一阵耳鸣在脑中炸响,一片一片好似盛夏的蚊鸣,一阵一阵正如征途的角笛,伴随着行军一样整齐可怖的踏步声,痛感从耳根蔓延到脑髓里。秋炆上来看时,他已是大汗淋漓,盐水一珠珠渗进尚未愈合的血口里,无声地撕扯着他的神经。
    “请大哥来。”唤来下人,秋炆沉声道。祁卿元颤着手去堵他的耳朵,他本来就没那么清醒,又被突如其来的痛楚吓了一跳,刚想冷静一下去搞明白发生了什么,忽地从大脑的更深处爆发出嘈嘈杂杂的说话声,谩骂的责怪的愤恨的唾弃的,让他去死的人咬牙切齿的,绞了他护身符的女孩的嘲弄的,他受得了的,他扛不住的。他死死地摁住耳朵,他不想听,他想说对不起,他想说别再说了,可他连呜咽声都发不出来。
    恍惚间有冰洁的手指抚过他发烫发麻的手,环住他的脑袋,搁在她的怀里。
    “别哭了,乖。”秋茗宽慰道。
    秋炆勾头去看了一下:“没哭吧?”
    “二叔你住嘴。”秋茗回头嗔完,又转回来低声哄她怀里的那个。他明明听不见别的,却把她的话字字听在心里,手渐渐松开,埋在她怀里抖。
    “爹爹。”秋茗向手里拈针的秋烨点点头,秋烨了然,接手过来,扎针入穴。

评论
热度(3)

© PM2.5型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