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型打字机

只是一台打字机

【胡写】祥瑞所在,玉兔达通·二十

终·家宅平安
    “真的吗???”秋茗拍着桌子大笑。
    “真的是真的,你问了好多遍了。”秋鸿无奈。
    冉云来消息说,左王让祁卿元一个月内搞定西边边疆的问题,结果他回程进京的时候耽搁了两三天没有按时搞定,左王大怒,把他贬到南郡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理由真是太厉害了!”秋茗笑得受不住。
    一众人心情都很好。
    秋炆笑道:“我猜左王想找个理由把祁卿元支出去,结果想了半天想不出怎么弄,干脆就直接跟三公子说你回程的时候晚个两天,我把你弄出去。”
    “八九不离十。”冉云拈须道。
    “话说老爷子,你跑出来,医馆怎么弄的?”
    冉云阴笑:“季芹最近来馆里帮忙,后来小萍和佘兰君也过来了,我把他们拘在那看着,就跑来了。”
    “好坏!”
    “还好吧,我又不是不回去。倒是你,想怎么样?”
    秋茗趴在桌子上想了一会儿:“我啊……我想怎样……”
    “我不知道!”她嘿嘿的傻笑,跳起来跑到外边去了。
    “傻丫头。”秋炆摇摇头。
    等冉云告辞,秋烨去找秋茗:“走。”
    “去哪?”
    “祁府。跟我和你二叔。”
    秋茗眼睛一亮,随后疑道:“为什么去那里?”
    “大冬天的,南郡又那么远,他们一家子不是老人就是妇孺,不该去照应一下吗?”
    秋茗觉得有理,欣然答应。

    祁蘅看着秋烨有些发愣。
    “祁老太公。”秋烨客客气气地行礼。
    “哎呀使不得使不得!”祁蘅忙颤着手去扶,“不知道秋大少爷此行是……”
    秋茗在身后默默腹诽:哇,竟然是叫大少爷。
    “故人搬迁,恐怕还缺些人手,做朋友的岂有不来之理?”秋烨微微一笑,“老先生总不会把小辈的玩笑话当真吧?”
    祁卿元从外边进来,差点摔在门槛上。
    玩笑??他果断的质疑自己的耳朵。
    “卿元。”祁蘅咳了两声,“跟秋大老爷打招呼。”
    怎么又是大老爷了?秋茗愕然。
    祁卿元躬身拱手:“秋老爷。路上辛苦了。”
    “你们南迁的事可都办妥了?”秋烨问道,不过看祁府各处几乎都打包完全,估计是差不多了。
    “让秋老爷费心了,这里已经打点停当。”
    “老爷个屁!喊叔!”秋烨喝道。
    一众人全抬起头看他。
    “哦……对……对不起啊……秋大…老爷……”祁卿元愣愣地看着他又结巴起来。秋烨一拍大腿,乐了,其他人也忍俊不禁。
    “算了……”秋烨扶额,“茗丫头,你出去,我和祁老太公叨唠两句。”祁蘅给祁卿元递了个眼色,他也乖乖退下了。出了门,秋茗躲到角落去,祁卿元慢慢跟着。
    “你……”秋茗捏着袖子冰溜儿摔到地上留下的尸体,不知道说什么好。
    “秋茗。”他怔怔地看她,“我,我跟你讲个事,你不要生气……”
    “怎么啦?”她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看着她的嘴,继续说下去:“恩……其实吧……”
    行军的时候赶得急,后来回去的时候又耽搁了几天,药没按时吃也没吃足。后来回京的时候又正好赶上一阵大雪。
    “所以我……现在听声音有点……不清楚。你刚才说的啥,我完全没听到……”看着秋茗狰狞的脸,祁卿元暗叫不好。
    “祁卿元!!!”秋茗就差拎着他耳朵冲着他尖叫了,“谁给你的——熊心豹子胆!!”震得祁卿元耳朵疼,不过总算是听清了。
    隔一会儿,秋烨从门里探出头来,秋茗在外边脏话连篇,祁卿元乖乖站在墙角听她训斥。
    “茗丫头,你积点口德。”秋炆无奈。祁蘅也被扶出来,一脸茫然。
    “我!!偏!!不!!”秋茗叫得祁家其他女眷也纷纷往这里探脑袋,祁笙元也走过来看看情况。
    “什么?三哥听不见?”听秋茗鬼喊半天,祁四公子终于理清楚了情况。
    “你们不知道?”
    祁笙元摇头,外边的女眷也摇头,祁蘅更是震惊,叹气摇头,心疼不已。
    祁卿元缩缩脖子:“其实也没事……看口型大概能猜出来……”还没说完,又被秋茗狠狠拧了一把手臂,连忙住嘴了。女孩子们看见平时冷静寡言的顶梁柱,忽然在一个女人的手上吃了亏,都捂着嘴笑起来。祁卿元张张嘴,但没出声。
    祁卿元听不清声音,秋茗见家人在附近,又不敢再大声。他单看见秋茗嘴皮子疯狂翻动,大部分都嗡嗡地听不懂,音量高到他能辨认的,几乎都是些他不齿说出来的脏字。他别过头去看看秋烨,希望他能施以援手。
    秋烨在秋茗身后摆出口型,祁卿元想了一下,无奈地低头继续被骂。
    他说:活该。
    真真不像是长辈会对小辈说的话。
    “还能治吗?”祁蘅开口。
    秋烨寻思一下,回道:“应该是没事,不过大概要过很长时间了。”
    “那就好。”祁蘅点点头,颤巍巍走过去摸了摸祁卿元的头,“这些年辛苦你了。”
    秋茗不知道祁卿元有没有听到这句话。他只是闭着眼任他摸,嘴角礼貌地上扬。
    祁笙元瞥着秋茗,忽然悄声道:“三嫂,我哥交给你管教了。”然后又快速撩出去。
    一众人嗤笑起来,秋茗红着脸躲到秋烨身边,祁卿元茫然地看着她。秋炆摇摇头:“你们家老四……怪有趣的。”
    “呵呵。”祁蘅也笑,“这个孩子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吟诗办事都一点即通,偏偏礼数怎么教都教不好,还不容易教会了,又常常语出惊人……前些天路过戏班子的女孩子打趣他,他竟然说自己——是条单身狗!”
    “竟然说自己是狗?”秋炆更乐,“单身狗是什么意思?”
    “他自己说,好像就是还没有娶妻的意思。”祁蘅笑得弯着腰叫哎哟,祁卿元扶着他,虽听不见,但也不插嘴。
    几个人笑了一阵,祁卿元扶祁蘅回房,秋烨带着秋炆继续和他叙旧。秋茗便拽着祁卿元的佩剑把他拉到没人的地方。红梅攀上了枝头。
    “我特别想你。”她看着墙说,“真的,每天都想,想很久。”
    “我都想好了,等你回来了,我就当着面跟你说……”话音未落,祁卿元按着她的肩把她转过来,按在墙上。
    “你不必说了,我听不见。”
    “可我……”
    有东西封住了她的唇。
    陌生却温暖,湿润的感情从唇瓣溢进心田。秋茗下意识地搂住他的脖子,一呼一吸都撩她心动。她闭上眼,紧紧拥住她的他。
——————————
写在后边:
大家好,我是PM2.5
感谢你看到这里,以下是闲话,不看也罢
首先,这是我头一次写偏向感情线而不是剧情的短篇,而且还写完了,讲真的,心情异常平静(
感觉自己写的不够好,很多地方没有做到位,但写完之后翻了一遍也不知道怎么改,发出来之后也没人跟我提提意见啥的..略微sad(

接下来谈一谈剧情,因为没有人跟我说哪里哪里看不懂之类的,所以我也不造重点说哪些,所以大体提一下:
这个故事是在我的(很多个睡前故事之一的)世界里挑出来的一对,算是我比较喜欢的一对吧。
祁卿元的过去本来不想提,但是刻意瞒着很奇怪所以就说了。
这个人运气真的非常不好,但又一直都坚持逆来顺受,所以运气就一直差下去。但是第一次他决心要反抗别人的嘲笑时,拿到了日后几乎是他唯一的精神支柱的小玉兔;第二次他开始想争取自己的生命的时候,就连家族的自由也一并争取到了。
秋茗这边则是人生观方面的变化,各位看官应该也看得出来,变化挺明显的(特别是用语文明了很多(不。
岳萍和佘兰君也正因为他们的故事有了交集,所以今后有空也许会补一补他们的故事;袁子煜也会有自己的另一半儿……恩,暂且不提。

大概就是这样……吧,如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也可以随时敲我(?
之后虽然不会急着写长篇,但还是会写点短的练练手,最近有在看耽美,也许也会尝试一下……吧。
那么,再次感谢你看到这里,咱们有缘再见。

评论
热度(4)

© PM2.5型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