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型打字机

只是一台打字机

【胡写】晓之以琴·二

二·吃肉和观星
    “秋高气爽,多好。”
    封静姝不答他,只是四下看。她幼时为了修习跑过很多地方不假,但大多都是在各个老师的家中,细论下来,她的见识其实并不比梅叙言要多多少。见她的眼中闪着光,梅叙言自然更加高兴,眯起眼看她的脸。
    “梅郎你看!你看你看!是雁呐!”一队群息的大雁,便能让她惊喜不已,好像一个小童。梅叙言也是头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雁,目光转过去就不想挪开,悄悄按住她:“小点声,别吓跑了。”
    “生蛋了……”她忽然扯住他的袖口紧张兮兮地道,“叫声好难听呀……”
    “你紧张什么?几岁啦?”梅叙言笑着抓过她的手,“走吧,别搅扰人家。”封静姝有些不舍地被拽着走,回头看好几眼,黑颈褐羽,颊生黄斑,比诗文里可爱了不只一点半点。梅叙言则大惊失色——竟被鸿雁横刀夺爱!
    封静姝抽开手,依然做大家闺秀似的封静姝,隔壁那位的醋意都快漫过半边天了。她系上面纱,悠然道:“我听闻,自古来世人诟病君王沉迷女色,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
    “在于什么?”
    “唉,我且与你说个故事。传闻某王有一宠妾,那妾喜欢看白兔胜过看夫君,那位陛下看不过眼,便下令把全天下的兔子全宰了,你说坏事不坏事?”
    梅叙言知道封静姝是在讥他,有些下不来面子,随口道:“好,今晚咱们就吃雁吧。”
    面纱下封静姝微微一笑:“看,酒楼。”

    小二勤勤恳恳跑来跑去送着酒菜,梅叙言则望望酒楼豪华的规制,道:“这上边全是阁楼?”
    “爷。”小二笑嘻嘻哈上几腰,“可不是嘛,上边都是用来招待官爷的,排场不大些,爷们也不买账啊。”
    “唔,那平时就搁着?”
    “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也不算闲呐。”
    梅叙言点点头,这个酒楼位置的确好,看着又气派而不失典雅,也难怪被当官的喜欢。封静姝则不动声色地为他添酒。待小二又去招呼别人,她才开口:“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好清闲的官爷。”
    “应该是洪阳侯安排的酒席。”他抿一口酒,“江畔酒楼,确实像他的风格。”
    封静姝瞥向窗外,江天一色煞是好看。楼里人声鼎沸,酒气肉气相汇,好不热闹。再待一刻,果真有煲好的雁肉汤端上来。
    “静姝。”他笑盈盈为她盛一碗热汤,“你听好,
    “胡乱说话,本王可是要当真的。”
    封静姝不做声接过那只碗,心中凛然。

    梅叙言的原则是天黑住店,无奈有人想在江边看星星,订好了房间,又被拉出来。
    “没规矩。”他好容易逮到她的把柄,微笑道。
    “我既不是良家妇女,又不是大家闺秀,守那几个规矩做什么?”封静姝冷声道,“外人看时,我摆出个样子,没有外人,我又何苦缚着自己?”
    梅叙言发笑:“就算你不缚着自己,依旧是一副大家小姐的做派。”
    封静姝鼓着腮帮子起脚带飞一粒小石子。海风轻轻吻过她的面颊。
    “不知道你那位‘弟弟’如何了。”
    “他么,大概忙得焦头烂额,正咒咱们吧。”
    “哎,连自家的大王都敢咒,真真是好臣子。”
    “可不是。”隔一会儿他又解释道,“开玩笑的,他从没咒过人。”
    她看看天上悠然流淌的星河,决定换一个话题:“听说星星是死人化作的,你信么?”
    “那他们可都在看着我了。”梅叙言淡淡道。
    封静姝一惊,心道不好。
    梅叙言别过头去,算是撇开了这个话题:“看,雁。”
    一只孤雁,掠过银白的水面,凄厉地叫着飞过。
    封静姝的心悬起来,她怕他会说“像我”。
    “像我。”
    过一阵子,他轻轻笑起来。
    “我觉得你好像很期待我这么说,所以我才说了。”
    封静姝红着脸轻轻捶了他一下,他反握住她的手。
    “走吧,去看星星。”他拽着她走,“要是真的是死人化的,恐怕还有一大半是看你的。”
    她看看天,觉得星星真美。

评论
热度(2)

© PM2.5型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