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型打字机

只是一台打字机

【胡写】晓之以琴·九

终·相知
    南郡风月楼。名满天下,天下满名。楼中正厅偏厅供人寻欢作乐,正楼后面更大的地方则用于培养底子好的小姐和戏子。底子好是什么概念呢?就连扫地打水的小丫头,都是祸水之貌。百余年来坚守着二非二不的原则——非尊不接,非富不应,无权不进,无才不纳。就算是王侯将相,都要削尖了脑袋才有资格进去喝喝茶。
    不过呢,也有例外。
    这个地方明面上是烟花之地,实际上却是个杀手培育基地。楼中的女孩子们个个都是带刺的玫瑰,能在楼里排得上号的小姐优伶,手里都不下十条人命。
    所谓例外,就是指能在楼里被当作目标,或是曾被当作目标的人,不论出身,都可以任意进出。
    梅叙言不知道前几个原则他符不符合,但例外的那条他肯定符合了。
    大摇大摆地,他带着封静姝走进去。
    封静姝脸色不太好,她早该意识到他一路南下的目的何在,但一路上令她分心的事情太多了。一进楼里,除了一些新丫头围上来和梅叙言嬉笑,有些年纪的几乎都停下来看她。
    “哟~稀客。”发话的是倚在二楼栏杆上的老鸨如红。
    “如妈妈。”封静姝低头行礼。
    如红冷笑:“哟嗬,我可担待不起左王妃如此大礼。”
    封静姝明白她语气嘲讽的原因。她本是受命前往王宫刺杀新王,却不知怎的留在宫中,成了宠妾一般的存在。楼里不待见她,大部分错在她自己。
    梅叙言拨开一群小丫头,抬头直看着如红:“很不巧,她是本王的王后。”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投向站在正中的梅叙言。
    如红神色一凝:“陛下,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立一个勾栏之人为后?
    怪不得他千里迢迢过来了。如红撇一眼封静姝冷笑一声,说一声会安排的,便扭头走了。
    敢给本王甩脸色,也是不凡。梅叙言不说话悠悠跟着一个小丫头进屋。

    合上门,她已顾不得什么风范不风范了,柳眉倒竖,怕是气的不轻。
    “我不嫁。”她冷笑。
    “你有资格反对吗?”他亦冷笑。
    “我当然没有。”
    封静姝咬着牙看他一阵,失望从眼底流露。见梅叙言神色淡然,她的冷笑渐渐变为苦笑,探手入怀,摸出一柄短匕。
    梅叙言挑挑眉,心道她终于忍不下去了。
    “叙言,梅郎。不。陛下。”她端详着匕上青蟒噬珠的刻纹。
    “我想嫁一个普通人。
    “他不需要太美貌,不需要太有才华,甚至不需要有钱有权。
    “我想嫁一个能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人。”
    但是没可能了,永远也没可能了。
    “可是现在,我只想嫁一个人。”她的目光变得柔和,但依旧拔出匕来。
    梅叙言轻勾嘴角:“好巧,我也只想娶一个人。”
    封静姝摇摇头。
    “陛下,我想嫁的……”
    刀口已经抵上她喉咙,但她忽然住了嘴,诧异地望向身后。
    窗外一个黑衣人翻进来:“哇……陛下……可算找着您了……”随后拿出一封信,正是当时留给李永安的。
    梅叙言神色一凝,随即向她微笑道:“恩,看来咱们这话还得过一会儿再聊。你应该不急着去死吧?”
    封静姝保持着你过来一步我就自杀的姿势往旁边挪了挪。梅叙言差点没绷住,连忙转身出门,假装平静道:“有什么事出去说吧。”黑衣人诧异看了一眼封静姝,但依然随梅叙言出去。
    过一阵子,梅叙言开门回来,黑衣人已经不见。
    看她一脸委屈又一脸严肃的样子,他终于捏捏眉心笑了。
    “唉。”他捂着肚子笑道,“本来我还想再多逗你一会儿的,要不是出了点事……”
    封静姝拧着眉表示不解。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他缓步走过去,摸摸她的头,“无非是朝上事情还没做好,就急着娶后,更不该的是,还娶一个优伶,有伤风化。对不对?”
    “你……”
    她还想说,她此生只愿嫁他一人,但不愿他成为一个不谙朝政的昏君。她还想说,如果她可以让他清醒一些,成为一个被人称道的好君王的话,她可以去死。
    “安啦。你以为我们去那么多地方干什么?”
    封静姝眨眨眼难以置信。他更加觉得好笑,低声道:“平安乱成那样,西边恐怕更糟。再者怀郡侯也风光挺久了……是时候给朝堂换换血了……”
    “但是在那之前,我要娶你。”
    封静姝慢慢放下匕首,蜷缩在梅叙言的怀里。
    她环着他的颈子,小小声哭起来。梅叙言轻轻撩起她的长发。
    她的颈后刺着一枝红梅。
    “事情总要一件一件做,是不是?”
    “恩。”
    “乖,等这件事做完了,我还有别的事要做。”他探下身去吻那枝梅,“抓紧时间,好吗?”
    “那黑衣人?”封静姝转转眼珠,“李永安出事了?”
    “不是。”他舔舔唇,“是另一个人……等娶亲之事妥了,我们去黔林。”
    封静姝下意识地点头,但又忽然停住:“‘另一个人’出事了?”人命和婚事当然是人命更加重要。
    “恩…你大可放心……”
    “我认识?”她试探性地问。
    嘴唇轻挑,梅叙言悠然道:“射箭人。”
    “喔……”她忽然抱紧了他,“梅郎。”
    “我在。”
    “我可能……还不够了解你。”
    本来以为已经很了解了。
    “没关系。我不着急。”他温柔地摸摸她还存着泪的眼睛。
    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用来了解彼此。
——————————
写在后面:
谢谢大家,这篇也完结了(。
深深体会到了不写大纲的坏处!虽然剧情都在脑袋里了,但是就是没有办法好好安排...很多剧情都直接跳掉了。(比如说琴弦!逼我写番外((。)
看到这里相信你也看出来了…梅叙言就是玉兔里面我一直藏着掖着不告诉名字的左王陛下,这段故事的末尾的时间大概就是玉兔里秋茗捡到人的那会儿了~
如果想问“雁雁之后究竟归谁养?”
额,那你觉得为啥祁卿元后来被丢去南郡了呀><
他们的故事我之后也许会写一写…吧?总之写了肯定会发的…不用担心(。
也欢迎来直接和我聊!((
以上,感谢大家看到这里
咱们有缘再见。

评论
热度(2)

© PM2.5型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