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型打字机

只是一台打字机

【后话】青梅。·一

阅读前注意:
这部分是对之前两篇文设定的补充,虽然叫做后话,但蛮多都是写小时候的事的。
想到哪写哪,想写多少写多少。
以上。
——————————
一·永安
    李家人很多,但像李家人一样的人一点也不多。
    不待见庶出是一件很普通的事,但不把庶出当人看就不是一件值得称道的事情了。亏好李家因此从未在内部出过问题,于是众人纷纷以为这是个好规矩。
    梅叙言会见到李永安,是因为过年有李家来人进年礼。当时他还不叫李永安,甚至都没有名字。他一眼看到一个小小的人迈着小短腿跑来跑去搬东西,好像比他还要小一些,而且似乎很好欺负。他很难遇见玩伴,于是大大方方把他接进宫里。
    进门的时候那个小人停了下来。
    “我不能从这里进呀。”他有些惶恐地摆摆手。
    “那你要从哪里进?”梅叙言好生奇怪。
    他左顾右盼找了半天,从一个狗洞钻进去了。
    梅叙言此生第一次理解到难以置信是什么样的感觉。在今后的日子里他感受到了更多的难以置信。
    他算是李家的正系血脉,但很可惜,他是一个庶出。他的老娘早就成为了后院宅斗的牺牲品,李家老爷自然更不待见他。这个人甚至不知道自己过得很惨,乐呵呵地做一个下人。
    再大一点,李家依然会把他送进宫陪太子殿下玩,梅叙言眯着眼睛看他。他生得出挑,行事也谨慎,因常在宫里,举止更是一派贵族风范,偏偏又爱腆着脸笑,一点也没觉得不公似的。
    但梅叙言觉得不公。他玩了几年的小伙伴,竟然连名字都没有,为此他在父王面前闹了很多次,撒泼撒欢一哭二闹,就差扯几尺白绫寻死了。梅桐微微一笑,隔几日与李成稍提了一下,李家老爷自然惶然受命。梅桐半开玩笑道既然是你想给他名字,干脆你来起吧。
    梅叙言看着眼前这个人思量一阵。李家此辈以永为首字,次字取什么才好呢?
    安静,安然,安于现状,安安分分。
    “永安。”
    “臣在。”李永安微微低下头,阖眼轻启。

    但这个人实在是太本分了,任梅叙言威逼利诱,硬是不肯带他出宫,更甚,还把他看得更紧。
    “殿下,外面很危险的。”他眨眨眼认真道。
    梅叙言闷闷不乐踹飞一颗小石子,能出去一趟死了也值啊,危险算得了什么。
    “你不是经常在外面吗?有什么好玩的事情给说说呗?”他百无聊赖趴在树杈上,李永安在地下惶惶地担心着。
    “我也不经常出去玩呀……您知道的,即使我与您关系再好,也依然是庶出呀。”他看着上面的人,上面的人却看不出他的情绪。梅叙言本应在深宫中磨练冷漠无情的性格,却因为他这个小小的意外对身边的人无比小心。但越大,李永安的心情就越难琢磨,他的笑容就越加完美,他的言辞就越加妥帖,他可以为了调剂气氛而开开玩笑,但他绝不会因为某个人揭下自己带笑的面具。
    这某个人也不包括他。
    “那,你在外边可有玩伴?”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从那天往后,频频会有贵族家的小孩出入王宫。
    梅叙言面相阴柔,虽然嘴巴有些毒,但毕竟没见过什么世面,李永安又是最擅长听别人意见的,两个人都没有成为孩子王的资质,于是整日屁颠屁颠跟着别家的孩子后面玩儿。幸亏这些人一天换一个不带重样的,很偶尔才能凑到四五个人一起,平王后也不担心自己家的被别的孩子呼来喝去,于是梅叙言得以认识更多的同龄人。
    但更多的时候,她更放心李永安陪同下的梅叙言。
    习武是一件很累的事情,让热衷安逸的梅叙言叫苦不迭。李永安没有习武的天赋,也没有习武的愿望,总是在武场附近捧着东西站着看。有时候捧茶水,有时候捧汗巾或外衫,眼巴巴看着里面活像个被主子遗弃在外边的小宫女。武场的何海川看着觉得好笑,招招手让他进去。
    武场热热闹闹,梅叙言却待在清净的后院。这里过分清净,让李永安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李永安眯起眼睛看晨光洒在梅叙言脸上的光景,看他咬着牙划拳,移步,起跃,立定。看着他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却一着手就一定要做到最好。
    这段时间很长,长到允许他背诵一整篇之乎者也,长到默许他学唱一首他并不擅长的雅曲,但他什么也没做。他宁愿就这样为他的殿下捧着东西,看阳光普照那个人,或是那个人成为了阳光的样子。
    再大一些时候,他会这样解释自己的名字:
    “山河永固,吾王永安。”

评论(1)
热度(3)

© PM2.5型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