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型打字机

只是一台打字机

【后话】青梅。·二

二·心肝宝贝
    祁卿元是个很温吞的人,他既不擅长说话,也不喜欢打闹。虽然习武,却不尚武。
    但是他第一次见梅叙言就跟他打了起来。
    打完了,各自被各自家的长辈拎回家。平王后为此大发雷霆要拿祁家人是问,梅桐则看着儿子青一块紫一块的脸觉得好笑:“祁家人一向规矩,竟然能被你激到动手,也是很有才。”祁国勋二话不说又打了一顿,祁蘅摸摸祁卿元的头:“胆子不小。”
    李永安惊疑不定,他以为自己家的殿下已经很厉害很了不起了,出拳很有气势,身手也还算敏捷,没想到还会被打成这样。
    第二天祁家人提着祁卿元来赔罪,平王后在殿上指着祁国勋鼻子骂,骂了一半收了声,周围几个人也都用余光悄悄看着某处不敢说话。
    梅叙言成功的和祁卿元玩起了……琉璃子儿。
    看着玩得不亦乐乎的儿子平王后眼睛一翻,挥挥手让祁国勋滚/蛋。

    梅叙言非常,非常喜欢这个新玩伴。
    首先他会玩的游戏比自己还少,倒让梅叙言头一次感受到了当老师做领导的快感,其次这个人讲话不太利索,教他说话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还有一件事情李永安做不来,其他名门家养出的小霸王也做不来。
    “我不服!再来!”梅叙言怒道。
    见他无奈点头,梅叙言便拍拍灰又爬上小平台,矮下身子伺机而待——
    祁卿元抬脚就把他踹了下去。
    “殿下,已经第五次了。”李永安幽幽开口,“打不过就别打了吧?”
    梅叙言果断蹲墙角种蘑菇去了。
    作为太子殿下人生中第一个陪练,祁卿元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保持着连胜的战绩。梅叙言对“下一次一定可以更厉害!下一次一定可以赢!”坚信不疑,祁卿元则略觉无趣。梅叙言的打法多来自何海川言传身授,而实际上并没有见过真正打起来的样子,和师傅练习也都只是比划比划;而祁卿元更多是实战派,他不乐意分析别人的长篇大论和观赏他们的正确姿势,更倾向于直接打一架去看结果。
    于是长辈们很高兴地发现,太子殿下好像终于对习武产生了兴趣!

    硬算起来,应该是梅叙言最大,祁卿元其次。不过他身形比较小,又闷闷傻傻的,看起来反而更年轻,李永安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都是把他当弟弟看的。祁卿元对疼痛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就算被拍重一点,都会眼睛带泪露出哭腔来。和梅叙言比试的时候就更明显,一开始是单方面虐倒看不出什么,后来梅叙言也有能力还几下手,好几次都是祁卿元哭着把他掀下小擂台的。
    “男儿有泪不轻弹你懂不懂啊!”梅叙言安慰他安慰得着急,仔细想想平时被打的好像还都是他,真闹不懂他哭啥。祁卿元抹着眼睛点点头委屈得不行。
    知道顶个卵用,还不是哭成这死样。他在同龄人里面也是被欺负的类型,便哭得更加厉害,梅叙言就奇了怪了,怎么跟他在一起就打得那么痛快,跟别人就照死不动手呢?他早就忘了最一开始祁卿元为什么大打出手,不过亏好另一个当事人记的也不那么清楚。
    一码归一码,奇怪他为什么不动手是一回事,要帮自己罩的小弟解决问题又是另一回事。梅叙言左思右想,把父亲房里的两把剑看了又看,将长的那柄偷出来送给了他。
    梅叙言不懂剑,也还未用过剑,他捧着那长剑端详了好久,隐约看出剑鞘盘着白蟒。他偏偏头想了半天,忽然恍然似的一拍腿:父王房里的东西能差吗?不能!于是乐呵呵就把它送人了。被送的那个也是懵懵懂懂接下来。
    事后自然是讨了梅桐一顿好打,打得他好几天都躲在屋子里不要出来,但送出去的东西泼出去的水,梅桐想了想,反正日后这些都是这败家儿子的,送人就送人吧!于是也没再多言。

    梅叙言不喜欢梅桐,这是他的两个跟班都知道的事情。无非是因为国事繁忙,又总是和别人板着脸,无意中就冷落了渴望被关爱的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有了小情绪,渐渐也就与父王疏远了。但跟班们还太小,理解不到这么多。
    “为什么呢?”李永安趴在窗外瞅着里面梅叙言磨磨蹭蹭不愿意去给父王请安。祁卿元摇头表示不懂。
    对于两个同样不受父亲青眼的小人而言,梅桐简直就是理想中的父亲。会微笑,会摸摸儿子的头,会关心他会和他谈心。
    李家老爷对庶子不闻不问,若不是李永安与太子殿下有点缘分,恐怕到现在也只能钻狗洞。而祁卿元,他平时虽然温吞不语,但即使涉世以深的长辈都每每能感觉到他身上若有若无的戾气,于是都不大待见他,再者他又不会讲话,更是招人嫌。
    两个人待在梅叙言的身边,好像在家的境遇也没什么变化,反倒是梅桐,总会顺带关照一下他们。
    多好啊,为什么不喜欢呢。他们不约而同想道。
    所以梅叙言总是会觉得,李永安和祁卿元的关系好像更加亲密一些。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既不会吵架,也从未动手,一般是李永安负责动脑想问题,祁卿元负责点头,或者是祁卿元负责爬墙上树,李永安负责指挥。
    废话,两个人境遇相似,同样守规矩又同样对条条框框不屑一顾,恰好还一个喜欢动脑,一个乐于动手,相处不融洽才有鬼了。倒是梅叙言,一肚子坏水一张嘴就是馊主意,把三人组的名声败坏了不少。
    但梅叙言不知道,反正出了事都是其他两个人担着,而这两个人又不觉得做了错事,被罚了也不跟人声张,继续到处破坏撒欢。
平王后一边担心自己的宝贝儿子被带坏了,一边又为宝贝儿子开心的样子高兴,衡量许久,她决定睁只眼闭只眼。
    毕竟只要看到他的笑颜,她就什么都不想争了。

评论(2)
热度(1)

© PM2.5型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