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型打字机

只是一台打字机

【后话】青梅。·三

三·董椽
    董椽是个孩子王。
    家中人的宠溺,外面人的奉承给了他骄纵的个性,再加上他总随长辈奔波,见识比大家都广,孩子们都肯信他,他也就自然而然成了领袖一样的人物。
    梅叙言最崇拜董椽,当然,也连带着崇拜他的几个小弟,比如常跟着父母跑商的秦贞,据说传说三岁能文的柳晴忠。这几个人一过来,他就恨不得能长在某个人的身上。李祁两个人最常笑,这群人却都是挑着下巴走路的,想见他们笑一笑还真不简单。梅叙言心潮澎湃:这真是太!帅!了!
    李永安虽然被晾在一边,但也对这几个见多识广的小朋友非常尊敬,自然也是凑上前去要打好关系。董椽得意洋洋看他一眼,拍拍手让下人抬来一件东西。
    梅叙言没有欣赏美的眼睛,宫里用的又总是高档家具,只觉得好大好厉害,李永安却生生被惊出一身鸡皮疙瘩,暂压心中的惊涛骇浪后喃喃道:“这……这是……”
    “金漆雕的屏风而已。”董椽装作满不在乎,“要不是因为这是出自一个什么大师的手底,我还真不屑去看!”
    李永安看着满屏金燕乱飞,牡丹翩然,最正中一只小凤正雀跃于一对凤凰的羽翼间,忽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有一只不太大不太厚实的手按住了他的肩。
    李永安回过头去,梅叙言正看着他,目光温柔宛若朝阳。

    武场的后院,一小一大两个人正扎步划拳。李永安罕见地不在场,然而再过一阵,他便匆匆来了。
    于是梅叙言不再专心,何海川微微一笑饶过了他,他便风一样刮进李永安的怀里。
    “哎呀!”撞到的时候他笑着嚷嚷两声,随后立刻站好,“怎么样?听到啥了?”
    李永安严肃地点点头:“洪阳!董家哥哥他们去了洪阳!”
    “看到什么了?”梅叙言眼中闪光。
    “听他们说啊,江边有一栋阁楼,是天女的梳妆台化成的!啧啧,梳妆台啊,就变成楼啦!”李永安眉飞色舞,“真没想到外面这样厉害!”
    梅叙言吞吞口水:“当真?……也是!听说外面还有可以结丹长生的人,还有可以御剑飞天的……脂粉台子变成阁楼,应该也不稀奇吧!”
    两个人唏嘘了一番,梅叙言便摇头晃脑又去练习,但仍心不在焉,何海川听这两个小家伙说话笑得都快岔气,却也不忍拆穿他们。
    祁卿元慢慢吞吞走进来,勾头看两眼,李永安跑过去和他聊两句,他点点头又走了。
    “干嘛去了?”
    “秦贞说家里新进了一批货,喊人去挑,他来问问咱们有没有想要的。”见梅叙言神情再次激动起来,李永安插腰笑道,“放心,我都给他吩咐好了,到时候肯定有好东西!”
    梅叙言撇撇嘴表示信不过。
    事实证明梅叙言是对的,李永安的眼光其实相当不错,他点头的东西不是价值连城,就是连卖家都不知道它价值连城,但作为一个八岁多的小孩,梅叙言更喜欢一些能玩儿的便宜货。亏得祁卿元私心顺了一只藏着机关的小木蛙,一蹦一跳煞是好玩,这才没让太子殿下太过失望。
    看着两个哥哥围着一只木蛙玩得不亦乐乎,李永安怒道:“竖子不同与谋!”但看一阵子,也加入了玩的行列。
    董椽则不屑道:“这种机关可都是我玩腻了的!回头我让爹爹给你们买更好玩的!”第二天果然带了一副钓具,在小池塘边坐了一会儿,就勾上来两条青黑色小鱼苗,这可比木蛙好玩多了,几个小的便又围着水塘坐了近一天,一篓小鱼挤挤攘攘,小木蛙孤零零搁在台阶上好可怜,梅叙言瞅了半天,挥挥袖子赏给李永安,李永安如获至宝。
    董椽把小鱼苗清点清点分给众人带回家养着玩儿,分法公平合理没法有异议,但梅叙言从小就是被其他人让着,左思右想总觉得自己的份少了。但董椽是东家,问他要不合理;李永安对于这种事情一直抱有一种牺牲精神,而梅叙言最怕见到这个。斟酌许久,他追上祁卿元:“卿元,你……”
    正指手画脚吩咐下人把鱼煎了做晚饭吃的祁卿元一脸茫然回过头去。
    “……”梅叙言无奈地看着他。
——————————
吃货的胜利

评论
热度(1)

© PM2.5型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