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型打字机

只是一台打字机

【后话】青梅。五

五·元夜1-雪晴
    灯会。
    梅叙言人生的第十五个元宵节。
    他系上赤色华服,阔步走出门去。李永安着水色礼服候在门外,眼前则是一亮。眼前此人虽尚有稚气,却已经渐显出一番神采,深红色的锦衣上飞着暖金勾的蛟纹,更把他还稍有些轻浮的气息压沉了不少。他依然是柳眉黛目美得像个女人,但眉宇间总算是含了可察的英气,言谈间也终于是带了王族的气质,眸中含笑薄唇微启,便是撩倒众生。
    梅叙言注意到他片刻的激动,轻笑道:“如何?还算可看吧。”
    李永安便趁机把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一遍,口中赞道:“殿下真绝色。”
    “油嘴滑舌。”梅叙言笑嘻嘻伸手点他的脑门,余光扫到结队而来的家臣,忙敛了神色,领着李永安迎上去。

    李永安不能也懒得看王族繁纷的所谓的礼仪性活动,坐在花坛边百无聊赖看河岸处小丫头们欢声笑语,这一批是官宦家的小姐们,那一批是舞女是歌女……忽然他眼前一亮,正转头去用目光追其中一个女孩子时,余光扫到另一个人。
    “卿元!”他欢欢喜喜站起来。
    祁卿元客客气气地与他打招呼,但仍是不利索,李永安等了好久等他磕磕巴巴把客套的话说完,看着他闭眼长出一口气,再睁眼时眼中又闪出另一种光:“走。”
    “去哪?”
    “出去。”
    “做什么?”
    “玩。”
    “好吧……对了,你之前随林帅去北方了?战场好玩儿吗?”
    “……好玩!”他憋了半天肯定道。
    李永安不知再问些什么好,加紧两步走到他的身边。元宵节的好处在于女孩子多,平时有门禁的贵族小姐终于有理由正大光明出来溜溜,但总归缺个欣赏她们的看客,可巧有两个人闲得冒泡,站在小桥上向下瞅。
    李永安双肘撑在石栏上看着下面一群围在河岸的女孩子琢琢磨磨,这个应该是秦家的姐姐,那个提灯的是袁家的三小姐……看到一对着水红色华服的女孩子,他伸手戳戳祁卿元:“喏,你姐。”
    祁鸳祁鸯也恰抬头见到他们,祁鸯冲上面招招手示意他们下来。
    李永安走近看时,一众女孩子正兴奋地叽叽喳喳七嘴八舌聊着他听不懂的话,祁鸳接过小丫头来的假花往祁鸯头上插,祁鸯则笑眯眯同她攀谈。这对姐妹一样的眷烟细眉一样的唇红如血,又同眨着一双漾着水光的桃花眼,看两位面貌相同的美人互动是一件令人赏心悦目的事情,于是李永安不急着与她们说话,微微笑着站定。
    祁卿元则慢慢吞吞踱过来,悠悠叫一声二姐三姐。
    等祁鸳把几朵好看的花都簪上了妹妹的头发,这才满意地回过头看他们:“李公子,老三。”女孩子们听见她的问候,纷纷好奇地扭头过来看。祁鸯更是上上下下把李永安打量个遍。他在三个人间年龄最小,没有梅叙言那样的贵气也不如祁卿元的刚毅,却是三人中气质最出挑的一位。在梅叙言身后他有意无意地把气势矮下去,而现在则毫不收敛地显现出来。再加上他生得一副似被精雕细琢的好皮囊,眉心一点朱印竟是生来便有,更是为他添色不少。纵然他在家依旧是庶出的待遇,也拦不住他举手投足间散发的高贵。
    祁鸯不由在心中默赞一声人上人,随即挽住姐姐对他笑道:“公子后头可有安排?”
    李永安开口正欲回话,几个大胆的女孩子便嚷起来:“元夕节有什么安排不安排?公子不如陪咱们上船游湖。”李永安眨眨眼斟酌再三,点头答应。女孩子们便欢呼起来拥他上船去。
    祁鸳掩嘴笑道:“李二公子倒是真受欢迎。”于是也领着祁卿元上去。
    李永安极少和女孩子一起,忽然置身花海有点不知所措,好不容易躲到角落一个雕月飞花小屏后面,坐在小团桌边捏着绞胎瓷杯摸摸鼻子。祁卿元端正坐着看他。他便尴尬地小声开口:“……我后悔了,能不能下去?”便见到祁卿元一脸可惜可怜可悲可叹,他翻翻眼趴在桌上不吱声了。
    祁卿元慢悠悠开口道:“节哀。”又给他补上一刀,他哼哼两声,也不再说话。祁卿元就自己给自己斟点茶润润口。女孩子们在外面吵吵嚷嚷,两个人安静无语一如往常。蓦地悬在顶上的彩灯轻轻荡起来,岸边的垂柳苇草开始慢慢后退。有风,扑进窗中,扑入人怀。

    梅叙言再出来时已经过了饭时,李永安不在。
    他默默站了半晌。那人很少会让自己一个人呆着,这是事实。
    他现在没在这里,这是事实。梅叙言有些手足无措,这也是事实。
    恍惚间他感到身后有动静,回头瞥一眼,却移不开眼了。
    惊为天人。
    那美人见他呆住,不由一笑。这一笑更是颠倒众生,梅叙言只恨现在周围只他一人,没人能陪他被惊艳,眨眨眼屏住气。
    他笑意更甚:“殿下既然无所事事,不如与祁某出去逛逛?”
    梅叙言眉毛轻蹙旋即摇头,正想后退一步,却恰好被他用折扇压住肩:“……也许你可以喊我……大哥?”
    这可是个僭越的行为了。梅叙言眯起眼。
    祁楚元并不避开,正视他许久,才抽回手道:“你的小跟班……我让老三把他支走了。所以你除了跟我出去玩儿,也只有回宫一个人呆着这个选择了。”
    “李永安不是跟班!”梅叙言小声抗议道,瞪他一会儿忽然想起另一个细节,“老三?……喔……大哥。”
    祁楚元点点头,心道算是赌对了,便说:“出去的话说不定还能碰见他,殿下去是不去?”
    “去!”梅叙言狂点头,“他真回来了?”
    “还能有假?”祁楚元失笑。

    李永安不知道自家的殿下跟第一次见的人就跑了,趴在窗台听女孩子们八卦。祁鸳在里面算年龄比较大的,所以安静些,其他小的则闹个不停,见没有什么正经长辈,便把平时的矜持全扔进河里去了。祁鸯更是拉着一个与她差不多大的女孩子躲在单独的角落里却话巴山夜雨时。
    他扶扶额看看天,祁鸳温和地笑笑解释道:“这几个野丫头不是平时不给出来,就是家里惯上天的,难得有机会出来玩,自然就淘气些。”
    “那也未必要拉我上来吧……”
    “那是她们看二公子生得俊俏,想看看能不能为自己凑得好姻缘呢。”祁鸳掩嘴避开视线。
    可是她们自己聊得不是挺欢的吗?李永安不大能理解。
——————————
还是分两次发吧。(

评论
热度(2)

© PM2.5型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