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型打字机

只是一台打字机

【后话】青梅。·五(2)

五·灯会2-阑珊
    陪这群人用完午餐,李永安头都大了。
    一个个细嚼慢咽的确实都像是大家闺秀,可为什么一定要眉目传情呢?女孩子们美目似有若无地挑挑他,反而看得他浑身都不舒服。
    又不是青楼!左思右想他想出这么一句形容。
    “不知道殿下怎么样了。”他忧心忡忡道。
    “我大大大大哥带带带他出去了所以,”祁卿元回道,“晚,晚点我带带你去找,找他。”
    李永安喜道:“咦原来是这样!那太好啦!”
    祁鸳则摇摇头叹口气:“卿元,你这个毛病真得治治了。”
    祁卿元默默翻个白眼,他停药很多年。
    女孩子们大多是头一次听祁卿元开口,纷纷笑起来,笑完了又开始七嘴八舌说起怎么治口吃的野方子。
    “……我听说,往嘴里面塞一些石子儿,再练说话,就能变好了!”
    “哎呀。”李永安皱眉,“那得多疼啊。”
    脑补了一下痛苦程度,祁卿元脸色一变。

    另一边梅叙言却是真的在尴尬了。女孩子们眉目传情的功力好了不是一点半点,脸色稍微柔和一点就有手往敏感部位摸,他浑身满脸都是烫的,弱弱地向对面气定神闲地祁楚元发话:“……一定要这样吗?”
    祁楚元抿一口酒:“青楼嘛,就是这样的。习惯就好。”
    谁想习惯啦!
    不过青楼中的女孩子们本身质量就好,再加上对面这个更加美貌的男人,霎是养眼。梅叙言喉结上下滚动一回,食指掩嘴暂且接受了这个境况。
    “看来殿下对女人没什么兴趣。”祁楚元淡淡抬眉看他一眼,顺手捏过身边一个女孩子的翘臀。他似乎很熟悉这个地方,每一个女孩子都叫得上名字。女孩子们也很粘着他,祁公子祁公子娇声不断。
    梅叙言觉得自己鼻血都快被撩出来了,没想到祁楚元忽然来了这么一句,倒让他摸不着头脑。
    “那么。”他慢条斯理斟满小杯,“聊聊别的吧……比如说,你似乎很不喜欢她们喊我祁公子呢。”
    女孩子们便难以置信地嚷着问真的吗要知道原因。
    “时常听说祁家的大公子洞察人心算无遗策,今儿看来果然不假。”梅叙言微微扬起下巴,冷声道。
    “不敢当。”祁楚元笑着舔舔唇,挥手喝退一众依依不舍的女孩子,随手取来另一壶新酒,待房间里安静下来,这才再次开口:“祁某此行不为别他,只想卖殿下一个人情。”
    梅叙言愕然道:“人情?”
    “我听说殿下想出来一趟可是难如登天。”
    梅叙言沉默着转着手中的空酒杯冷眼看着对面笑得戏谑的人。
    祁楚元似乎忙着把这壶花酒喝光,但不忘用余光看遍眼前这位年纪尚小的太子殿下。他很聪明,会恰到好处地示好,也会不动声色地留好距离,即使自己是他“好兄弟”的亲生大哥,也不忘冷静下来观察。
    想到平王后私下拜托的事情,他有些兴奋。
    “……换个话题。殿下更喜欢哪个跟班?”
    “他们不是跟班。”梅叙言的脸上浮现些许愠色。
    “好。不是就不是。”
    “……我并不特别偏爱他们哪一个。”梅叙言想了想,还是回答了他的提问,“大哥难道看不出来,祁卿元和李永安关系更加好吗。”
    祁楚元恍然似地点头,嘴上却说:“我弟弟却以为你和李二公子更亲密呢。”
    他们坐在一起气氛很和谐,做起事来也很默契。他们几乎不存在意见分歧的时候,更没有刻意迁就。想到这里梅叙言心里有些酸涩。如果他不是太子殿下,他可以和他们玩得更开,但若他真的不是了,也许他们根本不会留在自己身边。
    他不知道另一边李永安正端详着祁卿元。殿下只要和他在一起表情就会很丰富。李永安想道。纵然他不开口,也总能找到让殿下开心的方法。
    祁卿元毫不避讳地回望过去。他何尝不羡慕能和梅叙言聊天扯地的李永安。距离感很好的梅叙言从来不会对李永安有所戒心。
    但祁卿元不会知道,他多想可以放下身份和他们打成一片。
    灯火通明,梅叙言慢慢从花楼里出来,逆行穿过熙熙攘攘热热闹闹的人群。祁楚元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地跟在后面。阑珊处他听到几个少年的声音,有些耳熟,他不由靠过去。
    他发誓他并不是有心听他们的谈话,但耳朵一旦捕捉到那些恶毒的话,便走不动了。
    梅叙言柳眉倒竖,祁卿元讲话不利索怎么啦?碍他们什么事要他们躲在巷子里都讲他坏话?他脑子一热冲进去就骂开了,吓了里面三个人一跳,但随后也立刻反应过来开始回嘴。没一会儿两边就吵得不可开交。
    祁楚元晃悠晃悠看到巷口站着一个人,正冲他笑,忽然听到争吵声,快两步走到巷子边,正看到其中一个少年恼羞成怒伸手去抓梅叙言。
    梅叙言肩膀被捞了一下,疼倒不疼,心里却烧得厉害,抬手准备换手,忽然面前寒光一闪。一柄长剑横在他的面前,一时间鲜血四溅,却有人挡在他的身前不让他被殃及。他眨眨眼看清了来人的背影。
    祁卿元把飞到自己脸上的血丝抹去,微微俯视或站着或躺着的三个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比自己高大了,梅叙言知道站在他的身后会很安全,但梅叙言依然伸手扯住了他:“……住手吧。”
    祁卿元瞥一眼躺倒的人,琢磨着他估计活不成了,这才转过身来,微微低下头去:“殿下。”

评论
热度(1)

© PM2.5型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