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型打字机

只是一台打字机

【番外】祥瑞玉兔·番外(1)

    是年,祁卿元奉命离京镇守南疆。
    没隔几个月,南郡老少妇孺都认识了从京城来的秋姑娘。
    “听说那姑娘是京里来的……夫家兴许是个官爷?”
    “近来没有听说有什么调动吧。况且那丫头……也不像是望族出身。”
    药铺的老板娘把放在外边晒着的木屉子一一收回来,淡声道:“别总说那些有的没的,仔细被人听见了。”
    秋茗挎着张大嫂王大妈七大姑八大姨塞给她的鱼肉蔬菜飞步奔进屋里,把东西往桌上一拍——
    “我不像望族出身?吗?我?”她点着自己的鼻子难以置信地瞪着眼。秋家在官场不算高调,在江湖上却是声名远播的大家族,她秋大小姐活了这么久,还是头一次听见如此的评价。
    祁卿元支着脑袋瞅她,不说话,只笑。
    秋茗深恶痛绝似地狂拍桌子,祁卿元只眼见着花里胡哨的布袋里骨碌碌滚出几个鸡蛋,伸手截住它们自杀的道路。
    第二天秋茗又雄赳赳气昂昂出门拿药。
    药铺方夫人讲药扎好,似是漫不经心道:“秋姑娘是自己开的方子?可是身上有疾?”
    秋茗大大咧咧掏出银子:“我师傅跟我说过,医者不自医。”
    “哦……”方夫人看着秋茗蹦蹦跳跳出去,方文元这才挑起帘子探个头,笑盈盈道:“你还指着别人扯她家常,自己还不是好奇得很。”
    方夫人脸一红,说:“我……我只是……哎呀,我才没有!”
    他们猜想这个丫头可能是随夫君来此地养病的。
    方文元给妻子递一块桃酥:“阿茴,我向来是知道你的……然而他们家的事,你还是少问为妙。”
    “为何?”杨茴茫然地眨眨眼,便想到自家的夫君也是精通医术,“莫不是那病……”
    方文元笑笑:“不是病。南郡气候阴湿,方圆几里只有咱们一家药铺,你瞅着是个养病的好地方吗?”
    杨茴似懂非懂点点头:“我明白了。”
    于是大家渐渐习惯了这对夫妇身份颠倒的新人。
    祁卿元的确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天的作息固定为晨练,喝药,睡觉。一来他不习惯这里的气候,一个月里有大半个时间旧伤都在痛,二来——
    “人间?什么人间?”
    “艰难的艰。是说,人生已经如此艰难……”
    秋茗噗地笑起来:“什么话!跟谁学的?”
    “四弟。”
    “他?”秋茗大眼睛里荧光流转,“你是他哥欸,还跟他瞎学!”
    祁卿元慢吞吞道:“有言曰…生乎吾后,其闻道也……”
    “打住打住!”秋茗笑得打滚,“这招也是跟他学的?”
    “不假。”
    笑够了,秋茗趴在床沿看着他:“嗯…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殿……陛下既说他能处理他们的事情,那便不会有事。”
    “你倒是信他。”秋茗撇撇嘴。
    祁卿元伸手把她弄乱的碎发撩到耳后,低声道:“我能单独和你一起……你不高兴?”
    秋茗啊了一声站起来,耳根霎时红了:“我才不是……”抬头望见祁卿元含笑的眼,方知道他是在撩她,于是跺跺脚逃到门外去了。
    祁卿元坐了一会儿方爬起来,慢悠悠走出去,一直走到府门前,然后慢慢蹲下来摸摸她的头。
    “你……真讨厌!”秋茗打开他的手,“烦人!无聊!没事找事!”
    “嗯,我讨厌。”祁卿元认认真真把手收回来,“我真是没事找事。”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秋茗抬起头看他,咬咬唇鼓起嘴。祁卿元被可爱得不行,把她搂在怀里站起来。
    “你……不讨厌。”秋茗把脸埋在他的胸口,拽着他的衣袖,声音细如蚊蚋。
    “好,我不讨厌。”祁卿元托着屁股把她抱起来往回走,秋茗勾着头把脸藏在他的脖子后边。
    “……哼,你真无赖。”
    “嗯,都依你。”

评论(1)
热度(6)

© PM2.5型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