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型打字机

只是一台打字机

【后话】青梅。·六

六·琵琶
    李永安可能是恋爱了。
    梅叙言攀在墙头冒出个脑袋偷偷看他和一个抱着琵琶羞羞答答的小丫头家长里短。手一滑差点溜下来,祁卿元在下边面无表情仰头看着。
    “有什么好看的?”梅叙言琢磨许久表示不解。
    “……”祁卿元没听懂。
    “…喔,我是说那个女的!又没有我好看,有什么好的?”他气急败坏看一眼从前院踏进来的人,“净馨都比她好看!”
    “啊??”净馨受宠若惊状。
    祁卿元瞄一眼净馨。能被选进宫的质量都不差,没有参考价值。
    墙那头有人拨了弦,筝然似心动。

    李永安把新采的花插在她的头上。
    她究竟是哪里吸引他呢。
    她低下头去,脸颊两抹似有若无的绯红:“好看吗?”
    “好看的。”他说。
    “永安。”她笑,“我先回去啦。”
    “好。”他点头。
    于是她抱着琵琶小碎步出去。罗裙轻曳有波光粼粼。她把头发分梳成两髻,随着步子上下跳跃。她未必比很多人都要美,但她依然充满魅力。
    李永安吞吞口水,转头从另一扇门出去。
净馨在门口等了很久:“李公子,你终于出来啦!”
    “怎么了?”
    “殿下挨打啦!”
    李永安怔了怔,见净馨在笑,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于是嘴角轻勾,道:“我这就去看看。”
    梅叙言趴在床上哼哼唧唧,瞥见门口进来的人,一翻身爬起来:“李永安!”
    “殿下。”
    梅叙言把下人统统赶出去,一边说:“你快给我看看!”一边把袖子撩起来,一串青紫的痕迹。
    “这可打得真惨呀。”李永安笑道,“敷药了么?”
    “还没。”
    “祁卿元呢?”
    “老样子。”梅叙言撇撇嘴,“打了人就跑。不过我也把他打得挺惨的就是了。”
    李永安点点头,把伤药小心地抹上去:“真厉害呀。殿下也厉害。”
    “那是。”梅叙言说,“你见过他杀人么?好可怕。”
    “宫里不是也常杖毙罪人么?”
    “…不一样啊。”他说,“不一样的。”
    李永安想不明白,便不说话。
    “那个女孩子是谁?”梅叙言偏着头看那扇华美的屏风,假装漫不经心地问出口。
    “她……婉儿吗?刚选进来的歌女。殿下还没听过吧。”
    梅叙言挑挑眉,他从不好歌舞。
    李永安上好药,替他把袖子整理好,垂手站到一边。
    “回头把她赏给你就是了。”他满意地站起来。
    李永安笑笑:“殿下不必特费此心。”
    梅叙言也不坚持,转而道:“你去祁府瞧一眼吧,我瞅着他脸上都见血了,回头又要哭。”
    “好。”

    祁府的人大多都认识他,客客气气地喊李公子。知道他是来做什么的,也不特地向人通报。
    祁鸾看见他,掩嘴笑道:“李公子!卿元正罚跪呢,你回头再去看他吧!”
    李永安说:“我难得来了,看一眼就走。”
    “既然难得,就喝杯茶再走吧。秦家刚送来一批新茶,都是上品。”祁鸳没有正面回应。李永安便应道:“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祁大公子也在家么。”
    “不在。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那祁卿元肯定是还挨了打了。李永安琢磨着。
    祁鸳问:“李二公子也关心他吗,我以为你不怎么喜欢他。”
    “何以见得?”李永安茫然反问。
    “我听老三说,你不怎么愿意让殿下出宫呢。”
    那倒是。李永安想道。但殿下很喜欢出宫,他自然也就不讨厌这个能随意带他出去的男人了。不知怎么的,只要是祁楚元带殿下出去,就没有人会有意见。
    “三公子还说什么了?”
    “戒心好重!还能有什么呢?”
    走到正厅迎面出来一个人,祁鸾忙叫住他:“阿凤,你来陪一陪李公子吧。回头父亲看见我在这里,又要骂。”
    那人便笑笑:“好的。大姐您先回吧。”这人生了长俊俏的脸,眉目眼鼻都像是刻出来的。在祁府李永安最喜欢这张脸,既没有天生出人的气质,也不咄咄逼人。平和令人安心。
    “祁二公子。”他微微欠身施礼。祁凤元也回礼道:“李公子。请吧。”
    “好。”
    喝茶。的确是好茶。李永安细品几口,与祁凤元聊了聊他其实不太懂的事情,斟酌着时间差不多了,便问:“我可以去看看祁卿元么。”
    “恐怕不行。”祁凤元微微摇头,“不过他有东西要带给你,你拿了便回去吧。”
    李永安慢条斯理把茶杯放下:“好吧。”

评论

© PM2.5型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