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型打字机

只是一台打字机

【后话】青梅。·七

七·
    之后再没看见祁卿元。
    宫里有什么群臣宴,梅叙言穿着自己不喜欢的衣服忙前忙后。李永安暂且得到了休息的时候,日日偷往歌女的住处跑。
    梅叙言想不通。女人有什么好的?
    董樊听在耳朵里,忍不住笑:“殿下不喜欢女人吗?”
    “自然是喜欢的。”他说,“只是成天只在一个人身边跑前跑后,未免过了。”
    董樊便说:“殿下明鉴。”
    梅叙言看看身旁树上新长的树叶,觉得同他们说话很累。
    于是当身边人的语气神情变得暧昧时,梅叙言拧拧眉,回头看去。
    祁家果然把那个庶出也带来了。他听见有人说。
    祁蘅先一步来,祁国勋左右跟着他的两个宝贝儿子。梅叙言眉心微攒,无名火起,甩开众人迎上前去。
    “殿下。”三人忙跪下来。梅叙言也不拦他们,却装作高兴的样子说:“快快请起!卿元人呢?我想得很呢。”
    身边的人嘲笑的嘴脸更甚。平王后在帘子后边挑挑眉,抬手想吩咐什么,随后忍下来。净馨在一旁看着,忽然说:“娘娘,奴婢去请殿下来。”
    平王后闭着眼不说话,摆了一个快去的手势。净馨便小碎步去了。
    好伶俐的丫头。
    净馨说:“殿下,王后娘娘有请。”
    梅叙言看了她好一会儿,方道:“明白了。”抬脚就走。平王后冷着脸屏退了下人,看他挑开帘子进来,指甲敲敲桌案:“回头再收拾你。”
    梅叙言说:“我错了吗?”
    “那便收拾祁三公子吧。”
    梅叙言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你看,想收拾他有什么难的?”她声音很淡很轻,“他老子都不喜欢他,还有谁保得住他?”
    “父王……父王是喜欢他的。”梅叙言争辩道。
    “他喜欢有什么用?”平王后轻笑问。
    梅叙言说:“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宁愿用权利毁掉一个人,却不愿意用权力拯救他?”
    “权力是暴力。”她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慈爱,尽管她的内心无比悲哀,“阿言……你不能靠权力救人,明白吗?”
    “我不明白。”他说,“那我为什么要有这样的权利?”
    “因为你可以让他们不需要被救。”
    “我可以吗?”
    平王后伸出手,把他的手攒在她的手心。

    梅叙言溜达溜达,见没人看他,溜到后边出门去了。祁卿元倚在一棵树边,看树上鸟儿乱跳乱叫。察觉到有人,便转头来看。
    “殿下。”他笑。
    “笑什么笑。”梅叙言抬手想敲他脑袋,“听说你又被打啦?”
    他仍是笑:“嗯。”
    “你怎么在这的?你爹放你出来啦?”
    “没,没。”他小声道,“我我,我大哥,让,让我来的。”
    梅叙言说:“这样啊。”
    “嗯。”
    他甩着袖子在前面走,祁卿元跟在后边。梅叙言想了想,停下来回头看他:“你站在这。”
    祁卿元便站着不动。
    “听我说两句。”
    梅叙言不等他回应,深吸一口气,絮絮叨叨讲开了。他平常不这样多话,这回算是破了例了。祁卿元想,殿下最近大约过得不开心吧。他想到哪就说到哪,想抱怨什么就抱怨什么,连新来的几个歌女练习时吵吵闹闹都要数落一遍。祁卿元张张嘴想安慰他点什么,他又迅速跳到下一个话题上去了。父王的家臣劝他不可信友,可他偏偏要信。
    说完了,梅叙言心里也爽快了许多,于是嘴角上扬,说:“我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吧。仔细被发现了。”说完便走。
    祁卿元怔怔呆了半天,一肚子话一句也没能说出来。他咬着牙想了好久,忽然抬手给了自己一耳光,转身离开小道。
    不就是说个话么,还能比登天还难?

    祁楚元早早领着弟弟离席了。祁凤元站在楼上眺望山上云雾缭绕。
    “老二。”祁楚元笑,“不用太在意的。”
    “我没有。”
    “胡说八道。眼睛都红了。”
    祁凤元连忙抹了一下眼睛:“真的吗?”
    祁楚元便道:“大哥这样骗你?好教人心寒。”
    “不是,我……”
    “为官靠的是才干,跟出身有什么关系?老三也能辅佐君王治国平天下么?”
    祁凤元沉默一阵,开口道:“三弟如果能改一改……”便又停下来,思考了一会儿再说,“他总是被晾在一边,兴许会不乐意。”
    “我知道。”他说,“老三年纪太小,这才不来的——就算是因为别的原因,他也不会怨你的。再说了,他巴不得家人都不在好让他一个人出去野呢。”
    “那倒是。”祁凤元微笑起来。
    祁楚元说:“放宽心吧——我们兄弟哪回不是一条心?”
     “嗯。”他便别开脸看别的地方,“倒是鸯丫头的事情,怪急人的。”

评论

© PM2.5型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